学灵修 学灵修

  1. 首页
  2. 元吾氏
  3. 元吾氏答疑

小鱼催眠三:沟通9灵体、灵串、灵核之"灵视&惊人内幕"(下)(其中有元吾氏答疑)


经原作者(量子催眠师:无限的鱼缸(小鱼))同意转载。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sUXe7jWGON0OI_EFlyUqLw

------

--感谢个案的整理、校对、公开隐私为大家提供经验。而且做的工作比我还辛苦,实在汗颜。
--感谢元吾氏老师对相关内容客观性的确认。
本人保证真实客观地根据录音材料还原催眠过程。对于催眠内容,希望读者不要曲解、不要增添、保持客观。谢谢~
2017.12.16
-----------------

小鱼:你身体需要治疗的部位都没有问题了对吧?

个案:我看一下,我手麻的问题我问一下怎么回事。

小鱼:嗯。

个案:他们没说什么原因,治了就行。他们为什么不说原因呢?

小鱼:(后记:这时候小鱼听到另一边有敲键盘的声音,后来与个案确认她并没有任何动作)你现在是尝试记录下来?

个案:我现在在尝试关注我的手麻,,嗯,现在就觉得有两块非常的热,一个在手指的中断,第一指节、第二指节相交的地方。第二个是手掌的后半部跟手腕相接的地方。这两个地方很热。

小鱼:好,你先专注一下。(还是听到键盘声,以为个案起身在用电脑记东西,所以提醒个案)你身体的部位是需要先解决掉的,看一下还有没其它的。保持住当前的意识状态,不要断开。

个案:肩膀也不好。

小鱼:尝试问一下你的灵体,身体修复的怎么样了。包括便血的问题。(持续地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坚持住你的意识状态。

个案:有特别粘稠的东西从小指流出去。

小鱼:我有听到你有在记东西吗,还是?

个案:没有没有。是我肚子在叫。

小鱼:我有听到像是打键盘的声音,是你在记东西吗?

个案:没有啊。

小鱼:我有听到哦。先不管它。先确认一下需要治疗的身体的问题,比如说你的腰、盆骨前倾。

个案:因为我要是这样躺的话,它(腰)是斜着的我会知道,就是不能这么平着放;这好像是平放的。然后,我的心口和胃口处老有一个堵的嘛,哦,也就是它一直在出声,很大的声,像肚子饿了出的声。

小鱼:你的脾里面有抽出来棉絮,现在脾也好了吗?

个案:对,你一说它就鼓了个小泡给我。它很高兴。

小鱼:那你便血的问题呢?

个案:我便血的问题、一想到这个问题,就出现了那个小孩,就是JR、都是来自于此。

小鱼:需要放到以后解决吗,还是今天就可以?

个案:我以为知道就可以了。

小鱼:问一下你的第六灵,他说他什么都知道。

个案:他说其实就是一种被遗弃感。JR在日本生活的时候,在第五年的时候,回国做了一个痔疮手术,当时JR便血很严重。那个时候是JR的被遗弃感非常重的时候。我因为这个事(今世最大的心结),也有被他们遗弃的感觉。

小鱼:问一下你第六灵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个案:我需要把被遗弃感治了就好了。现在画面回到了那个(前世回溯第一世)地方,我抱着两个孩子走了,朝向阳光的地方,我们就好像在光中永远永恒了,,奥,无法形容。呼~。好像一切很幸福,这个小孩也笑了,笑起来好灿烂的样子。

小鱼:太棒了。

个案:我现在想起来我小时候特别喜欢JR笑,就是那样的。

小鱼:好,检查一下身体其他地方。肚子上的赘肉怎么回事?

个案:第二灵说:我的事儿。他还说,这都不是事儿,就是让你知道,爷在。

小鱼:他是在提示你?

个案:对。他好高兴,说你终于认识到我了。我逗他,我说你就是一坨肥肉啊。他说,你要这么认为,你就带着它;说:我不在乎外形,看谁在乎,你要不在乎(肥肉),我无所谓。

小鱼:哈哈,好吧。

个案:我说我认输,他好像抹了一手,我觉得就少了一大层一样。

小鱼:右手手掌到手指的麻木感现在解决了吗?

个案:还在说肚子的事儿。第二灵威胁我,说你要是对我不好,你要是不给我三拜九叩,我就让它再长,我就越抹越厚。。

小鱼:哈哈哈

个案:好我给他跪下磕个头.. 他一脚给我踢起来了,他说你这太下作,不喜欢这样的对手,他喜欢我调皮的那样,他喜欢我跟他逗。

小鱼:哈哈哈

个案:奥,他说这样我容易(变的)很势利,(势利的我会使他)很迷惑。他喜欢我在那个玻璃宫殿里大喇喇的样子。他说因为那样他才跟着我的,如果我变得太懦了,他就不跟我玩了。

小鱼:奥..

个案:那我宫殿里那么漂亮...

小鱼:对,他怎么说

个案:他说他一世一世给我抹厚的..

小鱼:哈哈哈哈或

个案:我想抽他,他跑..他跑到我腰疼的地儿,说我在你这里,你要是敢打我,我就踢你老腰。。哈哈哈哈

小鱼:好逗啊..

个案:笑死我了...他认真给我说,你看你多笑笑,带脉会紧。好可爱啊

小鱼:厉害厉害

个案:他可感谢你了。

小鱼:不用谢我,我应该谢谢你们。

个案:他说他今天演足了,过足了戏瘾..

小鱼:哈哈哈,多夸夸他..

个案:他不要求夸,他说象你那样才要夸,我这儿不需要。哎呦真是..他说我需要听赞美。

小鱼:他需要听赞美?

个案:他说我,我。

小鱼:奥..哈哈

个案:他说我是个弱鸡。

小鱼:真的好好玩啊。

个案:然后我的心轮也笑了。弱鸡他同意。六也同意。

小鱼:哈哈哈哈

个案:一三五都觉得被捎带了,他们都觉得自己也偏弱。二四六说不是,弱鸡只有我本人。

小鱼:有个问题问一下他们:“你”有一到九灵,你的第一灵第二灵都希望“你”认知到他们,包括“你”的第四灵第九灵,其他灵体也很兴奋“你”认知到了他们。他们都说“你”,“你”是谁?是肉体意识吗?是灵核吗?还是说你是一个纯意识?

个案:他们开会商量一下。

小鱼:他们开会商量一下?

个案:对。

小鱼:好。

个案:不是灵核。

小鱼:嗯,那“你”是谁。

个案:我灵核好大,他们给我看灵核,好像很大。我一直说找不到灵核,灵核好像是一个比我肉体、比光体还大的一个大灵体。我以为是最小的,却是最大的。

小鱼:让灵体们开着会,你先合一下灵核,看灵核怎么说。比如问一下你的大灵是谁、或者这个问题是没有意义的。

个案:嗯。

小鱼:感受一下他的内涵,他与万物本源相接近。

个案:他好沉重啊。

小鱼:沉重是内涵丰富的意思吗?

个案:我感觉他好像要睡。

小鱼:啊?

个案:他在睡。感觉他好像被催眠了似的,睡。

小鱼:那你叫一下他,让他醒一醒...跟他聊聊天..有反馈吗?...如果还没反馈就让元老师敲敲他。

个案:元老师敲管用。元老师敲了一下他就亮了。醒了他直接跟我说“灵魂契约”。

小鱼:奥..

个案:他被困住了。他被那个困住了,然后他好像是,只有等,就是...他的意思是说没关系,他就是,对他来说他睡多少、睡不醒没差别。然后他说,我把他撕了就行了,不需要去业力法庭了,没必要。他说“这条路”(去业力法庭)已经很通畅了,只要知道这个事,你就可以把他撕了。

小鱼:他说是让你撕?

个案:对,他说让我撕。

小鱼:那你找你一下你的非法契约?

个案:直接在手上,我就直接撕了。

小鱼:看一下契约内容?

个案:好像是来自天龙星的?

小鱼:内容是什么?

个案:内容,好像它是两层,是隐含的。给我看的,两层,底下还有层很厚的、透明的,隐藏的墨水写的,就是说“不得脱离轮回”,上面写的是随便玩,想来来想走走。下面写的就是来了以后不得回去了。它是隐藏的。

小鱼:确定撕了是吧?

个案:是的。心脏疼。

小鱼:看一下什么原因?

个案:好像是契约带来的影响,有个什么东西被放出来了,不知道是什么,就好像一个解放的感觉。这里有个什么穴位,等下我要查一下。这里空了。

小鱼:疼痛感还有吗?

个案:一个小小的人被放出来,疼痛感没了,但是是“空”的感觉,然后还有点别的,不是疼痛感,好像有个东西拔出去了似的。这是个枣核型的东西。

小鱼:看到形象了,感受一下它的内涵。

个案:我一说枣核型的,它就变圆了,给我变成了一个特好看的珠子,我问他是不是就是佛教讲的“摩尼宝珠”?他说是的。奥..这个是我的一个大灵?

小鱼:你问他能不能带你合一下万物本源?

个案:他说不到时候。

小鱼:你问他有多少个平行我?

个案:我确定一个好朋友是和我同一个灵核,而且这个是我很多年以来我一直这样开玩笑的,我说我们同一灵魂。结果这个东西,一语成籖。然后我前两天在梦里,会有一个说是我平行我,那个确实是,看到她在风中飞扬的短发。他说可以这样说:你羡慕过、你梦想过的那些人,都是你的平行我。。徐敬蕾是一个,徐敬蕾是离我最近的一个,就是很多方面都“很通”的感觉。

小鱼:奥。。

个案:王菲是一个。他说我对王菲的所有的判断都对。所以我对李亚鹏、我觉得前景不好,但还是祝他们幸福,结果就出事了。

小鱼:天呐。

个案:然后,她跟谢霆锋不会结婚的(个案的显意识在笑着说的)。这个就当个预言吧。

小鱼:哈哈

个案:他们都是在饱受非议的状态下,但是我能看到他们内心的状态,和他们最深处的希求。你知道柯受良吗?

小鱼:不知道,你说说

个案:是一个香港的一个特技演员,飞越黄河的时候死了。。这也有点太。。天啊,他也是我平行我。我问为啥都是演艺圈的,他说因为你比较了解,比较了解他们的状态(信息)。

小鱼:他是说你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平行我对吧?

个案:对。他说,有很多很多我不知道的。平行我就是说如果你能体会、感受他的荣耀、他的心酸、他的梦想、他的痛苦,他就是。他告诉我就是这样的。噢,布拉德皮特的前妻“瑞秋”,我特喜欢这姑娘,他就说这是广义的,广义的意思是说,如果你意识开放到这样的话,不用去体验这样重复的人生。噢,明白了。

小鱼:奥...平行我其实是无限的概念。

个案:对。广义的概念,如果你非要纠结,谁谁谁的,无一不二,追到最终的本源都是一个,所以对人要饱有善意。痛苦着他的痛,喜悦着他的喜悦。你就可以不用去(体验与他相同的人生),所以他说感受是必须的。

小鱼:是的。

个案:我说这感受不是就是多愁善感吗,他说不是,你不“住”在那里边。哎,他跟我说我老公那个灵性传递者,真够没想到的,哎。汶川地震的时候,我老公守了一晚上去捐款嘛,结果工商银行网站被黑了,好多钱在捐的过程中都被骗了,给他气的。我说,其实也收到了。灵核告诉我,那一句话打动了他(老公)心底最软的地方,要不然他威胁(恨)骗子,他的心就在这个地方(恨意中)转向。他说那一句话,我破了他坚冰一般的心灵保护壳,盔甲。

小鱼:太棒了。

个案:奥,他很喜欢我。我突然问他我是谁。怎么会这样。。他说我来头很大,他不告诉我,让我自己去找。

小鱼:怎么说呢,就是说,你的灵体、灵核,都是“你”的,“你”是一个灵、或者意识,对吧?

个案:他说对。

小鱼:就是说,“你”这个意识,和其他的九个灵体的意识都是“合作”关系、和灵核也是“合作”关系,就是说你们都是各自不同的意识,然后现在组合在一起、互相有了联系,对吧?

个案:对,他跟我说了个“同级”。那我问他我是谁。给我看了一个好像比他大的那么一个。我觉得怎么可能?最大的不是灵核吗?

小鱼:我也理解不了。

个案:他说不是,他说不主张谁比谁大,就是这样的。他给我展示的画面是:一层一层揭面纱。意思是让我自己去找答案。然后他只告诉来头很大。我说什么啊,人家女娲娘娘的闺女,人家都直接就说了,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小鱼:哈哈。就是说,你这个意识,和其他灵体的意识,都是同样为“意识”,只是“来头”不一样而已,对吧。

个案:他说“功用”不一样,管辖的“地方”不一样。他说要不然你怎么受集体意识的影响比较小,你以为平白无故的啊。

小鱼:他是说你这个个体吗?

个案:我的显意识,对,跟你说话的这个我。

小鱼:哦,那你这个受不受影响跟我这个受不受影响还不一样?我就想说:你这个“意识”跟其他的意识管辖的不一样?你这个意识是专门用来。。你可以理解为:就像组件一样,你是CPU,其他的意识就是其他的电脑配件。这样说不太好听,是不是这个意思?

个案:他说对的。

小鱼:就是说你这个意识天生就是一个“头”,其他的意识就是你“身体”的组件,然后组合在一起就成了“人”?

个案:对。他同意这个。

小鱼:我大致理解了。

个案:所以他(灵核)好像没有权利给我看“我”是谁。他说你只能自己找。然后他往上看了一下元大灵。

小鱼:哈哈哈

个案:怎么搞的啊?我不想抱元老师这粗腿,我虽然说是说,但是我不想搞的好像怎么样是的,弄的太幻相了。他说“随你,随你”。不知道真的假的,元老师刚才摸了摸我的头。

小鱼:哈哈。

个案:我要找找。

小鱼:那我刚才表达的很清楚对吧?

个案:对对对。

小鱼:那看来理解的不错。

个案:我再问一下,人家都是灵核做主,怎么到我这儿是这样的。

小鱼:嗯,你要问一下这个差异性是怎么来的?问一下,有结果吗?

个案:他说就是管辖,看在哪一“段”,他说我现在这一段,就归我自己管。(个案后记:灵核说的管辖不同,我现在这一段我做主。--我才想明白,这是肯定的,因为,还木有证到要灵核做主的阶段。小我阶段当然显意识做主)

小鱼:这个“你”指的不是与灵体合一的你,而是说单纯的一个“你”。

个案:对。但是这个“我”又包括他们所有。

小鱼:啊?

个案:不是我归到他们管。他说我这个问题就是出于我这辈子一贯推卸责任的(习惯)。哈哈哈哈。

小鱼:跟我说话的你这个个体,跟现在催眠你的我这个个体,单纯地、咱们都把灵体“剥开”,这个“我”,是同一个“组件”吗?咱们两个都是同一个..

个案:组成方式。

小鱼:都是同一种“型号”的电脑吗,你有主板内存,我也有主板内存。是这样理解吗?

个案:他说广义地说是这样的。他说有一批是这样做的。

小鱼:啊?一批是这样做的.....

个案:有一匹是这样出厂设置的,不是所有,好小的一批。

小鱼:好小的一批?那你可以确定一下我跟你是不是同一种型号吗?咱俩可能不一样..

个案: 他说你问到了,就一定是。而且只有你把这个事儿说清了,否则他跟我说不清。所以你肯定也是这样出来的。

小鱼:好。

个案:然后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我找你催眠的原因。也为什么就今天单单有空催眠。(个案后记:原本定的12号到17号的日本旅行11月底取消了,每周末聚会的朋友,纷纷都在这个周末有事,老公回了父母家,猫咪宝宝这个周末也忙着和她蓝盆友圆房。。)

小鱼:那你可以请他讲一下其它的“构成方式”吗,咱们“型号”一样,其它的呢?

个案:他跟我说其实都是流水线下来的,然后就是毛主席说的一个螺丝钉。

小鱼:就是说大家都是螺丝钉,只是构成方式不一样,比如咱们是这种“型号”,他们是那种“型号”..

个案:他说不是,仅仅就是一个小螺丝钉。他们就只能干一件事,比如说他们只能干扫地机器人,咱们就可以干好多事。

小鱼:所以咱们才能成为“人”,他们就不能?

个案:不是,都是人

小鱼:奥,你是说,咱们人类之间不同个体的构成方式不一样?

个案:他说是组合形式不一样。他们有的还是“电路”的,但咱们不是。

小鱼:就是说他们没有第一灵、第二灵到第九灵这种“结构”?

个案:他们只有一个整个的一个程序,机器人儿似的。

小鱼:怎么分辨他们?

个案:他说通过眼神。还有,有很多出厂不是那样的,但是跟那样的人呆时间长了,会被传染。

小鱼:会被传染?

个案:JR是被传染的。

小鱼:有破解方式吗?

个案:破解方式,从灵带上断掉。但是得他自己主动才行。

小鱼:断开灵带就可以断开这个传染性对吧。还要自己主动才行?

个案:对,对。还有,“传染源”是特定的(一批),是被制造的,巨大的投放物,是负面外星人最大的投放物,所以说芯片、植入物这些都是小case。

小鱼:你问他,这些信息,我可以公开的吧?

个案:(犹豫了一下)可以。

小鱼:他们的传染性,就是只要有连接就会被传染,还是他们一生的目的只会传染给一个人?

个案:特定的。

小鱼:就是说,他们(黑黑们)要传染你,就专门制造一种型号来专门(投放下来)传染你,而不是说投放之后...

个案:随机的,随机的。

小鱼:随机传染给一个人,还是可以同时传染多个人?

个案:以夫妻关系为例,就是婚姻就是传染方式。恋爱,恋爱不会。就是血缘嘛,生孩子。

小鱼:生孩子..生下来的有传染性对吧?

个案:对,生下来就是这样的。

小鱼:如果正常有灵体结构的人,生下来的孩子有可能是一个有传染性的机器?

个案:不是。是机器生的孩子。

小鱼:就是说灵魂投胎的时候,不知道父亲(或母亲)是个有传染性的机器..

个案:不是,它是这样的:机器生的孩子应该有100%是机器。但是也偶尔有例外,例外就是有“使命”、或者说有不忍的灵魂,来破这种关系的。

小鱼:假如没有灵魂来破解的话,那这种机器会占领全球对吧?

个案:对的对的。

小鱼:有些负面外星人想用这种机器取代人类?

个案:不会的,它只能传染一小部分人。因为大部分的机器他们的频率很低很低的、遇到会不舒服的,大部分人会躲着走的,被传染的也只是一小部分人。(这里有一大段听不清了,很可惜,好像是解释被传染者的特性?只有零星的几个字,如:“管好自己”,“在悲情情绪里陷得太深”)。所以基本上被传染的也是因为你内心有弱点、有被捕捉的地方。

小鱼:被传染之后还有传染性吗?

个案:没有了。(被传染后)就会被“定”在这个地方,灵性会慢慢枯竭。就从眼神上就能看出来。被传染的眼神,和传染源的眼神不一样,被传染的眼神是呆滞的,传染源的眼神反而是灵动的,它是活的。

小鱼:我之前也遇到过一个,试图传染我,哈哈。这个问题,灵核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个案:没有了。

小鱼:嗯。你膻中穴及其正对的后部,各有一个囊肿块还是植入物?问一下你灵核或第二灵。

个案:他好像直接给我捏碎了。

小鱼:谁给你捏碎的?

个案:我只看到一只白白的手,而且还是两只手捏的。他说这东西要是干扰你,就不要了。他告诉我不是。那我觉得这个。。?噢,他说 就是“不要雷同的剧情而已”,他说我不要雷同的剧情。然后我跟他说:不要雷同的剧情?我怎么知道你是真是假;他说这是我的设定,你(指我)就是要那个(不雷同),我所有的事都要异想天开。是植入物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然后他说,他认为这是个乱象。

小鱼:是灵核跟你说的吗?

个案:嗯。然后他跟我说,他看到其实我自己是不在意这类事的。他说是你老公老说,他老想把这个弄出来,所以他说,这个不是我的要求。你不在意它就好;你要在意它,你认为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小鱼:懂了。

个案:但是我就是想知道到底是不是植入物,他说没有什么植入物能植入到我这儿。(这里有一段解释为毛植入不到我这儿,有啥是不一样的,可惜也听不清了)。我跟他说,那照你这个逻辑,我也可以怀疑灵魂契约是否有,还是你逗我的?他说你可以这么想。

小鱼:哈哈哈哈,有点尴尬。

个案:我跟他们说:你们怎么能这么逗比呢?太讨厌了,没个准谱儿。然后他们一起都指着我说:因为你就是逗比。笑死我了。

小鱼:哈哈哈哈,天呐。

个案:第六灵很严肃地给我说,说灵核说的都是实话,确实没有逗你,契约是有,植入物,有也作用不到我身上,而且没有任何坏作用。他说你认为是、也都无所谓。其实是不是都干扰不到我。对于这个,我自己我也知道、我不认为它有干扰的。

小鱼:好。

个案:然后我说了一句,白发对我有干扰。

小鱼:然后呢?他愿意帮你解决吗?

个案:他说我还不是真心认为。他说我这些还是被那种“愚美”(的观念)所干扰,特别不屑。他说你要真在乎你就染发去。我说不染;他说那说明你不在乎,你什么时去染发,我就帮你解决。

小鱼:哈哈

个案:我说我染发就直接染到第七灵那去。第七灵说“没我事儿”

小鱼:哈哈哈哈或

个案:第一灵跳出来说,白发归我管。

小鱼:哈哈哈哈,值得表扬

个案:他很科学的告诉我,第六灵咧嘴笑了,太好玩了。第一灵告诉我:“我是大地嘛,你身上长的毛都归我管。我觉得养分不足了”

小鱼:哈哈哈,问他怎么解决

个案:他给我看了两个小小的、皱皱巴巴的肾。我说有那么惨吗,他说就是这个意思。他让我多喝蜂蜜水,说告诉自己喝进去的都是金色的能量。

小鱼:奥..

个案:我说那不是变成黄毛了,他说我不正经..他给我看了,好多管道都可以通过来,每个小管道都接了一根白发,灌能量的时候就能把他们都从根上恢复了。

小鱼:溜溜溜,谢谢他

个案:第一灵真好。他说,“DNA,大家都想改DNA,实际上肉体的外相很多事都是我决定的”。

小鱼:奥..

个案:第一灵说:四灵以下的事,他们(四灵以上)不屑于管这个事。第二灵说对,除了肚子都归他管。你要的漂亮,皮肤什么的,都归第一灵管,到你脚后跟都归第一灵管。

小鱼:哎,,我有一个不和谐的问题:你第二灵把你的肚子抹厚了,那你第一灵怎说?

个案:第一灵说那是他的辖区,他的住处,第二灵的住处,人家装修屋子关我什么事儿。哈哈哈哈。听到这我问了一个事儿:我观想肚子里有太阳,然后会把脂肪烤化,然后被排泄出去。第二灵说对呀有效,但是你没征得我同意,所以我还会抹回来。

小鱼:呃。。天啊。。

个案:他说我就要让你知道我也在。哦,他说赞,这个方法非常好,就是你没征得我同意,你做了多少功我都会抹回来。哈哈哈哈,好好玩。

小鱼:真厉害..跟他说你牛逼

个案:他说整你还不好玩。我跟他说你知道我是谁吗,他说你先自己搞清楚了,他说你不认识自己是谁之前,你还管不了我。奥,是这个意思,我明白了,是咱们那个“机型”的问题。

小鱼:奥我懂了,那关于你来自哪里这个问题,他们不会回答你了?

个案:不会。

小鱼:那你小时候经常在自己内心里面找答案,是他们在交流对吧?

个案:对,第七灵说是。

小鱼:那为什么婚后变少了呢?

个案:他说因为我婚后比较依赖丈夫,找他(丈夫)要答案了,所以我就撤了。哦,哎呦这个是我从来没想过的问题唉。

小鱼:奥..

个案:他说“你每次问我,我也都告诉你了”,他说我非常敏锐,就是我能知道我老公会怎么想,所以我心里有个老公的答案,一旦他给我的答案跟那个不一样,我都是选择老公的那个。

小鱼:奥..

个案:现在头顶疼。我跟他说对不起,他说不需要。

小鱼:问他为啥头疼?

个案:他说那是他头疼。我给你答案你不要,我也很头疼。头不疼了。

小鱼:你梦到你姥姥被你用地藏经超度到“天道”上面,靠谱吗?

个案:靠谱,他说这种事,不用任何质疑。

小鱼:客观上讲,“超度”到底是什么意思?带到佛界?

个案:就是“主灵”去了

小鱼:主灵去哪里呢?

个案:主灵去了天道了。

小鱼:“天道”是哪里?

个案:就上面我说的中间儿那一层。对于这个问题我还有一个问题的,我提出来我就知道了:我和我表姐是最受我姥姥疼的,她也老梦到我姥姥,但是她梦到的跟我完全不一样。对于这个问题我过和尚师父,那时候还没超度走,我梦到的是我姥姥在“鬼道”开个小卖铺,但是我表姐梦到的总是缺吃少穿的,当时和尚师父没跟我解释的很清楚。后来把她超度走了以后,我表姐依然能梦到我姥姥,还是缺吃少穿。那我现在知道了,主灵是走了,我表姐梦到的是个“残影”。

小鱼:这个残影是你表姐自己“创造”的,还是你姥姥留下的?

个案:就是我姥姥留的残影,会越来越淡。那个残影唯一的目的,或者任务,就是进入她的梦,提示她要修行。

小鱼:为什么你之前看到的前世,都是外国人?

个案:他们说我在中国都是当仙儿的。

小鱼:哈哈。你来地球多久了?

个案:他说这个没有时间的,没法算,说久就久,说不久就不久,他说灵界不分时间。我刚想说他们又忽悠我,这答案给与不给没两样,我脑袋就被打了一下,不知道谁打的。

小鱼:哈哈。你今生的使命是啥?

个案:揭面纱。哈哈。那个“像”又出现了。就是找到CPU呗。

小鱼:不错不错。

个案:他们都乐了,他们认为CPU是大灵。拿不拿得到,就看我自己的意志力了。然后他们抬头儿看了一下元老师。

小鱼:加油加油。关于你老公的事情,你老公前一阵子“灵性觉醒”之后,他的(人生)计划有变更吗?

个案:他们说,一直是他(老公)保护我,我觉得他灵性表现太弱,他们说不是,就是他来捞我的。

小鱼:奥..

个案:我问他们那个梦,就是今生投胎那个梦(前面沟通时分享的一个梦:个案不想投胎,她老公怂恿要一起来,个案只提了一个要求:投胎找灯火通明的地方,老公答应。于是个案跟着她老公飞向地球,飞入大气层。个案发现越飞越黑,下面马上要没灯光了,怒而飞到前面去带路。但已经改变不了大方向了,只能挑一个相对最亮的区域投胎。。醒来后回忆,她老公瞄准的地区是朝鲜半岛。),他们说那个是我们俩在自己的幻相界,就像盗梦空间一样的地方,在那儿没有用,所以还得下来。他们说我梦的很对。他们说他是来捞我的,所以阴谋诡计他都知道。

小鱼:所以就是你今生得道了,你老公也会得道是吗?

个案:他们的意思是他没有这些方面的问题。就是、对,就是我要是出去,,所以,奥,这也是一种灵魂的约定。哎呦,这不是让我难受嘛、哼,我不是不愿意承担责任嘛,他们说对,实际上我不愿意承担的就是这个责任,映射到,我所有责任都不愿意承担,但是最大的责任其实就是这个。我的天呐!噢,他们说,我老公不受业力干涉!这怎么可能?哦,意思是他也不是罪大恶极的那种。他们说:这都是随缘的事儿!我说那不行,那对他太宽泛了。他们说这是我定的。。我都不知道啊,这太奇怪了。。

小鱼:溜溜溜。这个问题还有其它疑问吗?

个案:没有了,我就想问问“责任”的事。噢,他们认为我把“责任”这两个字理解错了。责任不是负担,责任是一种..哦哦,给我看“责任”是怎么写的,上面一个主,下面一个贝。贝代表钱嘛,主代表权利,是一种精神和物质相结合,体现的一种能力。是这个。“任”的话,又是一个人字旁,这个“壬”给我说是“壬癸水”,就是易经里的一个卦,我不知道什么意思,起来回头查一下。说责任是这个意思,不是我想的,我想的是重担的。

小鱼:关于你与你老公契约的事,能不能再解释一下?你说你不愿意承担责任?

个案:轮回这个事儿,如果我解脱了,他也就解脱了。我们俩是个组合,他不管出轮回这个事儿,他管的是保驾护航的事,而且他来,就是因为我他才来嘛。

小鱼:所以你之前潜意识里不想承担这个责任?

个案:是的,我老觉得个人事个人管嘛,我就管我自己,不愿意管那么多事儿。而且脱轮回本来就是好大的一个事儿啊,咱们又不是元老师,还管51%什么的,我管我自己就行了,哪管的了那么多。他们说不是,实际上,我解脱一个人,两个人走,实际上我是用了两个人的力量,解脱了一个“事儿”!噢,他说你可以理解“占便宜”了。

小鱼:还有什么信息吗?

个案:然后我问了我们两个(听不清),然后给我展示一个特别美的景:老头老太太,在一个特别美的花园,一个小木房子,就是我一直想住的小木房子。然后,有很多朋友,有很多动物,什么这个那个,就是一片和谐,就是万物圆融的能量状态,都闪着光。这不见得是一个物质实相,但是一个精神意相组合。

小鱼:好。

个案:所以说我老公这个、包括学中医这个事儿,我认为怎么那么快,展示了的一个画面:就是一个壶,噢,醍醐灌顶,给他倒下去的。哈哈,不用学,确实不用学。

小鱼:因为他的目的是来护航的,不是来体验的,所以不需要体验“学习过程”?

个案:对。但是还是需要他,就是、身体和灵性还是有些关系的,他需要知道点这些必备的知识,但是修炼、他不需要。所以这个人的悟性极高,他抽烟没有任何的变化。而且他说如果我解除了一些限制的话,也不见得他就不实修,他修起来非常快,因为他本来就能量比我大。就是、我限制了他?哈哈。

小鱼:你最大的幻相、心障是什么?让他们给一些指引

个案:他说在这之前我最大的心障就是“情”嘛,现在都解了,不用担心这块。就是 你最担心的事儿,都不是你担心的那个样子。你能想到的,都不是那个(事实),以后彼此解脱,就不用分心挂念。就去干最想干的事儿。我最想干的当然是修行,但我也想做好吃的,还想做HFP(个案要求隐匿),他说这都没任何问题。然后给了我一个“相”:HFPDM(个案要求隐匿)。

小鱼:哈哈。你感觉你死了之后,不会受“控制”,这个感觉靠谱吗?

个案:他说这个还是需要努力。说我认知很对,但是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小鱼:死之前还是要加油得道。

个案:(看到画面)居然是说,我一直在元老师大灵里面,刚才一个画面是我还要突破这个大灵,还要出去呀?

小鱼:不太理解了。

个案:意思就说死了以后脱不脱轮回,还要看能不能从这个大灵里出去?这什么意思?就是好像是要飞出去?

小鱼:是说这个灵是轮回之内的意思吗?

个案:我确认了一下他眼睛看出去的世界还在不在,还在。还在?那出去。。?

小鱼:问一下元大灵,把这个事搞清楚

个案:他不回答。我问他身体里的棋盘是什么意思,(听不清),他说本源就是无内无外,无方无圆。

小鱼:我对元大灵这个身体比较好奇,问一下他、讲解一下?

个案:好大呢,出去要飞好久似的才能飞他头顶、才能出去。

小鱼:意思是他是个集体灵吗、人类集体灵?

个案:不知道...他说,他比人类集体灵还要“大”。你再重复一下我写的那个问题。

小鱼:“看了元老师关于“轮回”的博文,我好像内心充满了力量,好像死后能摆脱干扰、不受控制一样,这个感觉靠不靠谱?” 然后,说死后想不受干扰,还要冲破元老师这个身体?为什么?

个案:因为那是元老师的博文。

小鱼:呃..我想到一个事情:芭芭拉没有得道、她最大的心障就是他的指导灵。是这个意思吗,同一种问题?

个案:我不知道。芭芭拉没有得道这个事,元老师不是说过她不存在得不得道的问题,她死了以后她该回哪回哪去。噢,他说,这个问题,如果你要是从博文的角度出发,奥,因为我说的是看到元老师这个博文了嘛,我就认为是这样了,他说如果你仅从博文、从一个理论的角度出发,那么,你死了之后要想脱离轮回,还要脱离元老师的身体。因为,这篇文章是他写的,所以带着他的能量,也带着他的限制。如果你只在文字表面打转,你要突破这个身体你才能脱离轮回。如果你实修的话,那么要融入他!是这样的。我也搞不懂。所以我这个问题,好复杂啊

小鱼:这个是元老师告诉你的吗?

个案:不知道是不是元老师说的。告诉我,是谁说的?不是,他们说是我自己领悟到的,天呐,就是面纱后面那个、我。天呐。


事后问元老师,答复如下:


1. 这是你的、相对的、理解角度之一或之二

2. 不实修、不融入,脱离轮回是文字空谈

3. 要跳出我的博文,那些只是文字

4. 只是帮助你理解而已,不能代替你去做

5. 你真的脱离轮回了,就真的自由了,可以去任何宇宙,而不仅仅是在元大灵的宇宙内。


小鱼:问一下你主动出体的事情,他们有什么建议。

个案:他们说“你可以继续尝试”,他们意思是原来有人拉我后腿,我问是谁,他们不说。能出不能出,也没告诉我,说还是要看我的意愿。他们说实际上我还是不想出。

小鱼:出体是得道捷径,还是要练出体的,是这样吗?

个案:他们说,所谓捷径,就是你最上手的那个方法。没有什么标准的方法是捷径的。

小鱼:他们是说,就算你不出体,也能得道?

个案:对,他说你就在“道”中,有本事你就硬“合”也行。奥..他说出体好像是“上下”的那种“移动”,得道是“左右”你把自己放大放小的那种“移动”,是两种不同的“意识”"运动方向”、运动方式。


事后问元老师,答复如下:

1. “神游”的两种方式:出体、半出体

2. 上下移动、左右移动、内外移动,本质都是“神游”

3. 有本事你就“硬”合也行


小鱼:好。问一下潜意识惯性是指灵体的惯性吗,还是只面纱后面的那个“本我”的惯性。

个案:他们说这个问题很复杂。说都有。就看哪个灵体当时哪个活跃。比如说我老晚上不睡觉、睡得晚,所以第一灵体就弱,第一灵体是要跟着地球 日月变化、四季变化来的,所以晚上不睡他弱。所以该用他的时候就用不上了。就是说,基本上潜意识的惯性都是生活习惯带来的。你把生活习惯改一改,太多都不是事儿了,才能谈到精微层面的。

小鱼:好。

个案:然后我就问他,为啥你那么弱鸡,非得跟着地球转?他说老子就是地球,他说我就扎根在地球上,你让我不跟着地球睡?如果大家都这样,地球就炸了。他说不管别人睡不睡,(其实地球也炸不了),你不按时睡,最后爆掉的是肾。我老以为肾是归第二灵体管,第二灵说不关我事

小鱼:哈哈。那下一个问题,合一万物本源的时候,要所有的灵体都同时合一吗,还是可以单独合?

个案:可以单独合。但是都合的话,给我看的就是:一个合就是单一颜色。就是频率问题。

小鱼:在没有意识主导的时候,灵体可以自己合吗,还是必须要自己主导。

个案:有一个是水到渠成,他们会自己去,这种是没有幻的;主动合,会有幻。你说它是幻,其实它也是本源的一种展现。然后他们说会在那里碰到YJ。

小鱼:哈哈哈哈红红火火,这个黑的好。

个案:太逗了。如果你自动被吸进去,你在那会碰见元老师。

这句话元老师已确认

小鱼:嗯嗯。

个案:强行“合”,是个安慰剂。治病但是不去根。

小鱼:下一个问题,

个案:我想了一下XX,我觉得XX近期要突破了,回答是肯定的,跟我的感受一样,还问了一个:“圣人不折腾”这个话对吗?说对。问题是我们都不是圣人,还得折腾,哈哈哈哈,折腾成圣人。

小鱼:下一个问题,你的灵视已经开了吧?

个案:我需要稳定。第六灵说,我有惯性,他给我看了,我又把那个“小铁片”戴回来了。唉~那我这一直看的是什么?哦,他说我只要一动到这个念,小铁片就回来了。不管这个,它就没了。我说那我练个“火眼金睛”穿过铁片不就得了,第六灵觉得特赞。他说这就是面纱后头那个“我”就这么干事儿的,特别直接。既然扔不掉或它老回来怎么着的,直接穿透它得了。又给我看了一道白光。

小鱼:你的叫“JZ”的猫猫,和你有什么渊源吗?

个案:我的天,给我看的是,我在天界的那个小侍女。她把我照顾的特别好,这辈子我把她照顾的也特别好。

小鱼:天呐。她有被放大器抓到?

个案:他说是我心里的问题,因为小动物总是要比咱们先走嘛,现在这个问题不存在了,因为我知道她会在那。是她来找我的,特别想做我女儿,做不成,就做了小猫。但是我跟谁说她都是我闺女。

小鱼:关于你流产的问题,他们怎么说?

个案:他们说不是事。我说是佛教的解释,他们嗤之以鼻,说那也不是释迦牟尼说的。就是“通道”,因为你要牺牲自己的肉体健康,所以是被保护的。作为“通道”的生命个体都是被保护的,在人世被曲解了。然后那些所谓走不了的、被看到的“婴灵”,因为你有执念,所以你会吸引它们。那看到的有真的也有假的,然后有人胡扯,就跟你说你堕了胎,它们跟着你。。说到“胡扯”然后他们给我看了我朋友的那个,以前堕了个孩子,有人告诉她现在她儿子就被那个堕了的跟着。意思就是说这个话都是胡扯。我要告诉她。不管她信不信。

小鱼:不用管她信不信,你想说你就说嘛,你喉轮也是这么说的。

个案:对。他们说你真诚地说,人家会听出来的。真诚的话语,都是被接纳的。即便小我不接受,她自己的主灵知道,她也会安乐。在被催眠(催眠系统洗脑)的状况下,他(主灵)也不是说什么都明白,就像喉轮也有害怕的时候,它也会躲起来。

小鱼:好。问一下,你自己可以主动进入到这种(催眠)状态吗?问一下他们的建议。

个案:奥,他们说这种状态我小时候常有,他说从来都是这样的。

小鱼:好,感受一下元老师这个大灵,加强一下感受,当做“定位”,以后可以常来。

个案:啊,这么一说的时候他慢慢就淡了。

小鱼:啊...

个案:我就摆弄(自己的视角)了一下,我是想看看他到底在地球的什么地儿,这是哪,因为不能老是看出去就那三层是吧,然后我就想他在哪,我这一转身一摆布一寻摸他就淡了..

小鱼:那你还有刚刚那种感觉吗,还记得吗?

个案:我感觉空间还在,但是没法定位他。奥..他说定位是“限制”。

小鱼:定位是限制?是说,你只要想,就可以?

个案:对。我心里问他你的那个问题,就是你看到的那个是不是他,你感动的哭了的那个。他说是,他确定;哦,其实他肯定了;你要自己确定,你认为是那就是。他说所有、包括修道的问题、人生计划问题,其实都是自我认知、自我认可的一个事儿。

小鱼:嗯。我当时不是“看”到,当时是直接感受到元老师带来的那种大爱的能量,感动哭的。

个案:他说就是就是。他又抱了你一下。你感觉到吗?

小鱼:啊。

个案:我一直都没看到他手,结果你说到这个事,他就抱了你一下。

小鱼:啊,元老师啊?

个案:嗯。

小鱼:啊------------哈哈,嗯,这个定位的问题,只要有感觉就好,冥想着回到他身体里面就可以过去的吗?

个案:对,是的。我问出体碰到危险的时候就喊元老师帮忙,是不是真的,他说是真的。他会在。他说因为“我就在”。或者说,那些事儿都是在他的内在发生的。

这句话元老师已确认

小鱼:奥...好厉害啊!

个案:我问他,那你为什么让XX,就是,我以前看XX的分享(出体和梦),都是特恐怖的、鬼追啊、魔打啊,我说为什么让XX遇到这样的,他说玩儿呗。

小鱼:哈哈好吧,从他的视角看这都不是问题

个案:不是,XX是非常高傲的一个人,其实她的灵魂能力极强,只是她小我认为弱鸡。元老师还说:其实你看,到最后都是她赢了,实际上哪儿弱了。XX也说自己出不了体,他说她也不需要。奥天呐,他给我比划了一下,她是那个膨胀起来直接合本源的那种,不用“上下”挪动的。我要告诉她,要让她膨胀去。


事后问元老师:“膨胀”起来合本源,也是个方法?真有这个方法啊?

元老师答:就是“合一”呀。

小鱼:那你帮我问下我灵眼的问题,我想有灵眼,你帮我问一下。

个案:他说就是给到你啦。哈哈哈。就是那个第六灵给你灌光那个。再灌就炸了。奥,元老师说,如果你觉得更有效的话,你可以每天想象一下元老师的手指给你点一下。

小鱼:就是说还是要通过练习啊...

个案:他觉得没所谓,就是陪徒儿们玩嘛,怎么都是玩儿。

小鱼:哈哈。

个案:你就想象他的手指给你点一下就行了,如果你非要觉得要加强的话,他认为你已经很好了,不能再强了,再强就炸了。哈哈哈哈。

小鱼:好吧,可能是我..

个案:你这么问,就是你不确定嘛。

小鱼:那可能是我理解错了?我已经开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不知道它的运作方式?

个案:元老师敲了敲我脑袋。这可能也是我的问题。哦,所有人都是这样,所有人都是开了灵眼的。

小鱼:抓着机会让他多讲一下

个案:他不讲了..他说发现问题就已经很牛的了。

小鱼:这..安慰没有实用价值啊。

个案:没有安慰你,是在夸你。都可以奖励你西瓜了。西瓜在日本很贵哦。

小鱼:我的天。但是,还是没用啊。请他讲一下,灵眼的方式到底是什么样,肯定不只是形象吧。我有一点点理解:灵眼是不是也包含“内涵”的解读,就是灵眼好的话,对事物本质的理解力会变强,是这个意思吗?

个案:他给我看了一下“电影”。说是过多的电脑特技影像、包括游戏这种,都造成了我们对视觉的这种误解。等一下,我的眼球在狂转,我觉得是他们在给我调整眼睛这块。奥..你用灵眼的时候是怎么用的?

小鱼:我用的时候眼球不会动啊。嗯..就是闭目想象。(后记:非也,只观察、勿想象)

个案: 对啊。你聚焦吗?就跟看手机一样?

小鱼:我不聚焦。我不会用眼球的。

个案:那就对了啊。

小鱼:啊?

个案:他们现在摆布我的眼球,就跟蜥蜴似的,就是能反过来,环360度看,然后灵眼就是这么看。大部分人,一说灵眼,就把两个眼球对着看。

小鱼:我没有这种理解啊

个案:所以说你就是开的。

小鱼:但是,我看不到啊...多探索一下怎么用,根据上面你第六灵说的,我现在是无画面的。你呢?

个案:我这好像是一种波动。就跟雷达扫描器似的,就一直在转,在扫描。你刚才那个问题是,你要跟你的第一灵建立好关系,你的灵眼也是这样的,它有这个功能,但你要有、怎么说呢,还是一个“通道”问题,是一个“关系”问题,没有那么快。而且现在脑子里都有成见了“我想看见..我想看见”,都有这种成见,成见越深,会阻挡它越深。所以反而是越不修行的人反而会看见的越快。但是同样你问他第二次,他也会慢下来。

小鱼:大致明白了

个案:第一次很容易不代表就很厉害。第一次你是无意识的,做为一个通道,比较顺畅。

小鱼:就是要化解掉小我主观的思想,变得纯净才能看见,对吧?

个案:不完全是,这个跟小我也没有太大关系。毕竟是“灵眼”嘛。他给我看了一个从肉体到灵体的“侧面”,奥,很厚呢。你把灵体想象成衣服的话,它在肉体外面,这层衣服很厚呢。那你要看到、再回到大脑、播放图像,意思是说有“距离”,所以你要等一等,要有耐心。“距离”与个性、与性格都有关系,太急躁、太迫切、期望太高的都不会那么快,要“漫不经心”。然后,你要跟它弄熟了才行,你这套衣服你掌握了,你才能说你想怎么看怎么看。

小鱼:你说泥丸宫里面有个小孩,叫“心性”,跟这个也有影响对吧?

个案:他决定你看到的是什么、我说的性格,决定你看到的快慢。

小鱼:奥懂了。

个案:还有,灵界和物质界,就像“沙漏”一样,是倒着的。所谓欲速则不达,就是这个意思。你在这想“赶快”,在那边反而会慢下来;灵界的时间,是以物质界的时间来倒置的,所以说,原来我很羡慕那些所谓老灵魂,说到这投胎多久多久了,他说你不知道,所谓的老灵魂都是新来的,老灵魂在灵界的经验并不多。哈哈哈哈,太逗了。

小鱼:好。还有别的问题吗?

个案:我说我很喜欢这个状态,我想问怎么回来?他们说这个就是我那个“天马行空”的状态。我当时在网上写文章,就是那种状态,我想想啊,03年、04年我在一个游戏网站上,因为我要拿金币去打麻将嘛,就在那个论坛里头编各种小说去骗别人金币哈哈(精华帖的金币奖励),他们说就那个状态。那时我玩的特高兴。哦,哈哈他们意思说,你觉得那个不是修行,那个是玩,实际上“运作方式”是一样的。这就是为什么说要找到你高兴的时候,高兴的时候所有的灵体灵串都是在一块运作的。高兴的时候才愿意一块儿玩,没人愿意跟苦逼凑合到一块去。太逗了太逗了。

小鱼:哈哈,是的是的。

个案:我问怎么能回来,他们说这样就回来了。

小鱼:好。那现在就要结束了,你问下他们还有没有想说话的?

个案:他们都在招招手。很高兴。元老师的大灵也很高兴。

小鱼:好,太好了。谢谢他们。

个案:哈哈,我跟他们一个一个告别,告别到第二灵,他又抹了一下我的肚子。

小鱼:哈哈哈哈。

个案:我要好好爱他。
End.

小鱼催醒三:沟通9灵体、灵串、灵核之“前世回溯与‘天界’描述”(上)

小鱼催醒三:沟通9灵体、灵串、灵核之"观察宇宙&本源"(中)

希望感兴趣的朋友联系我,共同交流。微信号:ifinver

本公众号会经常分享一些催眠案例和灵修经验,期待您的关注(无限的鱼缸)


录入时间:   提问:无限的鱼缸   回答:元吾氏   提问时间:1970-01-01 08:00:00   回答时间:1970-01-01 08:00:00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