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灵修 学灵修

  1. 首页
  2. 元吾氏
  3. 元吾氏文章

第一次天上掉馅饼的故事


(有不少网友问我写写人生经历,我一直没写,因为和大部分人没什么两样,日常生活而已。以下是一个好玩儿的经历,今生第一次令我惊讶的事,当故事看吧。)

1990年前后,在北京的F国使馆交了一些F国朋友,他们有每周末轮流聚会和舞会的习惯,我是个爱玩儿的playboy,几乎每周末都参加聚会。大部分朋友知道我从小练功,其中有两个向我学冥想(meditation)。
有一次聚会,认识了一位从F国南方刚到北京一个月的D先生,闲聊中聊到了他喜欢冥想,然后他问我愿不愿意交个朋友,顺便教他冥想。我说愿意。他就约我下周六去他家吃饭。
周六,他边做饭,我们边聊天。他先问了冥想的基本问题,也说了他的冥想经验。
之后又问《道德经》的问题,并问我有没有看过法文版、英文版的《道德经》,我说看过一些最有名的版本。我们就讨论了那些版本的特点。然后他问我,那些版本翻译的怎么样。我说不怎么样,都变味了,不是原味。他又问我愿不愿意教他原味《道德经》,我同意了。

吃饭时,他突然变的很严肃:
D:我有件事,要向你坦白。
我:什么?(有点惊讶)
D:我到中国来工作的真实目的,其实是来找你的。
我:什么?(很惊讶)
D:有一位导师,指示我来中国找你。
我:啊?(非常惊讶)

接着,他坦白了他的故事:

他多年来一直寻找精神觉醒的导师,并且找到一位已经彻底觉悟的W老师,住在F国南方离他老家不远的一个小镇里,是一个小教堂的神父。W老师关门授徒,只有几个弟子。他持续拜求了多年,但是W老师一直不收新弟子。
大学毕业时,他又去拜访W老师,请他指点今后的发展方向,并再次要求拜师。
W老师指示他:

W:你去中国的北京工作,F国使馆。
D:为什么?
W:你在北京找一个人,向他学《道德经》。
D:为什么?
W:因为《道德经》是人类中最彻底的精神经典,但是翻译和注解的版本都变味了。北京有一个人,能教你原味的《道德经》。
D:那人是谁?叫啥名字?怎么联系?
W: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但是我知道:你到北京一个月后,在F国使馆的一个周末聚会上,你会遇到他。
D:他肉身长啥样?
W:也不知道。
D:那我怎么知道哪个是他?
W:你遇到他时,你的直觉会知道的。
D:明白了。
W:还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
D:什么任务?
W:这个人没有修道的老师,一直在寻找。你要代表我去说服他,做我的徒弟。
D:啊?那怎么说服呀?他又不知道您?
W:你向他说明:我的全部情况、我的真诚意愿,让他自己判断。
D:明白了。

然后,D先生就把W老师所有的情况和意愿都告诉我了,希望我认真考虑。
我惊讶得合不拢嘴,心想难道真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而且还是地球的另一头。
我问了很多问题,然后答应认真考虑。
一周后,我同意了。
然后,通过信件,W老师和我交换了各自签名的照片,作为今后相互定位的工具,沟通方式:心灵感应。
W老师给我打印了一份冥想方法,送了我一本书《Les Grands Initiés》,告诉我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
之后,一直是以心灵感应的方式与W老师交流。
W老师有一个30来人的小圈子,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彻悟者,每年在中国的戈壁滩上空以灵体的形式聚会一次。
D先生与我成为了亲密无间的好友,如同结拜兄弟,我叫他弟弟。一年之后我去了美国,一直保持联系。2000年,我和太太去F国他老家住了一段时间,W老师离他父母家很近,我的表意识想过以肉身的形式去拜访他。但是,我自己的、D先生的、W老师的,三个人的潜意识和心灵感应,都认为没有必要。因此,我们一直没有以肉身形式见过面。

我今生修道的导师有两位:一位是天上的老子,一位是天上掉馅饼的W老师。
第一位吸引我修道的,是老子。
第一位拜师修道的,也是唯一一位,是W老师。
不过我深知:“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而且,我的个性也很独立,喜欢自己靠自己。
所以,除非有实在悟不通的真正疑难问题,我是不会轻易提问的。
从1990年到2008年的18年间,除了聊天以外,我只向W老师提过3个疑难问题,每一个都是我实践了10-20年以上还悟不通的太难、太深的问题。(还向老子提过3个疑难问题。)
实际上,回想起来,那几个问题其实再摸索摸索也是可以悟到的。有了老师是不是就有了依赖心?
古今中外的导师们都是这样教导的:一切都在自性中。

(完)

修改时间 : 2017-11-05 00:00:00
参考链接: 博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