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灵修 学灵修

  1. 首页
  2. 新手区
  3. 新手区文章

小鱼催眠案例分享:与“黑黑”对话


经原作者(量子催眠师:无限的鱼缸(小鱼))同意转载。

原文地址: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97313831662063

--------------------

本文是分享案例,催眠师是我朋友。本人保证真实客观地根据录音材料还原催眠过程,但不保证催眠内容的准确性,因为内容会受到催眠师和个案双方“客观程度”的影响。这次催眠不同于量子催眠的“一般流程”,没有经历前世,在导入的中途就开始与潜意识沟通了。


​催眠刚开始时,个案比较浅层的潜意识出来说话,后来就链接到了“黑黑”,其惊人言论有:

“有本事觉醒吧,看你们能觉醒几个。”

“我们是你们的掌控者。”

“我们可以智能地放大他每一个“倾向”。我们不止放大痛苦的倾向,也放大快乐的“倾向”。放大痛苦的倾向,可以消磨他的意志;放大的快乐的倾向,可以让他忘乎所以。这两种操作方式,都能达到我们的目的。”

2017.11.19

个案在引导过程中睡着,失去意识1分多钟,醒来后继续导入的过程中

个案: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催眠师:呃,请问你是潜意识吗?

个案:我就在这里

催眠师:好的,请问x的潜意识回答一下问题可以吗?

个案:可以。你可以直接问,也可以继续引导。

催眠师:那我先引导更多的画面可以吗?

个案:可以,我还在场景里面(一个放松的过渡性的场景)。

催眠师:好,下一个场景..

个案:大海挺舒服的,不愿意离开..

催眠师:为什么你要让x在大海上面躺着?

个案:这里很舒服。刚才在睡觉,应该经历了一些事情,醒来之后挺开心的。我睡了多久?

催眠师:潜意识可以告诉他吗?

个案:我们一起都睡了。

催眠师:好吧。请问潜意识,x他想知道和老妈的关系还有负面的吗?

个案:还是有一些负面的。大部分还是挺正面的。我提供不了什么建议。

催眠师:他说还有“2%”的无法形容的东西,他就想知道那2%的东西是什么?

个案:他比较追求完美,不喜欢揉沙子。

催眠师:可以给些建议吗?

个案:我跟他一起经历的这些。应该是刚刚睡觉,“打通”了心轮,不太确定。

催眠师:这样。他有个比较关心的问题,他在灵界的经历,你应该知道吧?

个案:我跟他一起在物质界。(催眠)深度还不够。只是现在可以说说话。

催眠师:链接的还不够深是吗?

个案:是的。

催眠师:请问怎么能更好的链接?

个案:嗯..你做的挺好的,继续引导吧。

催眠师:好。...(引导)。请潜意识回答关于灵界的事情。他有过梦见和元吾氏在灵界合作进攻黑黑基地,请问是真的吗?他跟元吾氏有什么联系?

个案:老师。

催眠师:嗯,他在灵界干什么工作?

个案:不清楚。

催眠师:他有在灵界干活是吧?

个案:没有信息。

催眠师:好,我再问具体一点。请问潜意识你知道《非法灵魂契约》这个事情吗?

个案:知道。

催眠师:有这么一回事是吗?

个案:有。

催眠师:请问x有没有签署非法灵魂契约?

个案:有。

催眠师:能否帮他解除?

个案:..再问一遍。

催眠师:请求潜意识帮x解除他签订的灵魂契约。

个案:一个声音说“可以”,一个声音说“不可以”。

催眠师:请问为什么不可以?

个案:没有信息。

催眠师:请潜意识中知道的这一部分回答问题。请问为什么不可以解除?

个案:心轮的位置有声音,说“不可以”,很高的地方有个声音,说“可以”

催眠师:嗯..

个案:再去大海的场景呆一下。

催眠师:...(引导)。

个案:看来是比较开心、高兴的时候,潜意识更愿意说话。

催眠师:请求潜意识疗愈他的身体,扫描身体脉轮可以吗?

个案:心轮不太好。刚才好像通了一下,现在又“关”了。继续催眠吧,现在还是“美丽的地方”,还没有进前世。

催眠师:先暂时放下你的思考吧。...(引导)。

个案:(还在引导过程中)我发现我一出来、他的心轮就不疼了。

催眠师:潜意识在说话吗?

个案:是的。我是他的...心轮挡着我们了。

催眠师:我现在可以问问题了吗?

个案:你问的问题,心轮挡着我们了,我们听不到。

催眠师:天呐。教一下我怎么处理。

个案:我们也快愁死了。我们几个好痛苦,都被心轮挡着。我想一下,我们应该要先解决心轮问题,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修炼)了。我们要保持开心、保持正能量,才能化解。我们(几个)要抱紧在一起,不要独自战斗。

催眠师:不要独自战斗,他在独自战斗吗?

个案:傻孩子,这家伙想全凭自己的“意志”做事。也是可以的。不过我们一直在一起...心轮灵应该是,我问一下..

催眠师:嗯。

个案:心轮灵在“沉睡”。

催眠师:你们有什么话是非常想告诉他的呢?

个案:通过我们自己的力量化解就要多练能量。心轮的自我防卫太差了。

催眠师:心轮自我防卫太差?

个案:(心轮)太容易被攻击了。

催眠师:心轮有被攻击?

个案:每个人的弱点都会被攻击的。

催眠师:请问是被谁攻击啦?

个案:外界的放大器会找到任何弱点和幻相,加以放大就会造成痛苦,痛苦就会逃避,逃避就会“关上门”。

催眠师:该怎么办?

个案:没有太大用啊,(催眠)深度也不够,..(录音听不清)被打扰不是我们的事,是被攻击了。

催眠师:是否再用白光金字塔防御一下?

个案:那是无效的,攻击是从内部的。它们能从内部扫描你的弱点,稍微一放大你就傻了。

催眠师:请问潜意识有什么方法保护我们免受攻击吗?

个案:清楚自己的弱点。

催眠师:清楚自己的弱点?

个案:清除。清理掉。怕什么、就去做什么。

催眠师:怕什么就去做什么,请问x他怕什么?

个案:这家伙,什么都不怕。他的问题是:发现不了问题。

催眠师:那你们能告诉他,他有什么问题是自己发现不了的?

个案:这个心轮的问题,需要我们自己解决。

催眠师:你们在帮他解决心轮的问题吗?

个案:我们要一起努力啊。

催眠师:x也要努力。

个案:唤醒第四灵。

催眠师:请x第四灵出来我们交谈一下?

个案:哈哈他不理你。嗯..哇这个第四灵挡着路了大哥。睡眠中应该经历了什么。打通了我们几个。

催眠师:请求潜意识疗愈他的心轮。

个案:我们疗不了。心轮是我们老大。他..我们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只知道打通就好。可能有植入物、也可能是被攻击了。有两种方法应该:要么用能量(强行)打通;要么就直接进入更深的状态,但是这个是有困难的,因为它挡着路了。

催眠师:那我请求潜意识用能量给她打通心轮、深度清理。

个案:越堵越难受。问一下高灵..

催眠师:请求潜意识,链接x的高灵,更高的意识层次,请求x的高灵,为x进行清理疗愈。

个案:我感觉这就像是..,就像是高灵的信息,是从头顶下来的。走到了心轮那里就被挡着了,然后我们也听不见了,这就尴尬了。

催眠师:请潜意识教一下我该怎么做?

个案:你做的很好了。我好像看到心轮了。看到了中脉,然后心轮那个位置插了一根管子..

催眠师:请求潜意识为他清理。

个案:(深呼气)还是需要更深的状态。现在深度不够。

催眠师:他为什么看不到其它画面?

个案:刚刚能看到的。然后心轮,这个哥哥,他,他这是怎么了呢。我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有一个意识体,复合意识中,有一个唱反调的、自己阻碍自己、不管做任何事情。自己总会有个意识跳出来阻碍自己,我不敢说是心轮,因为我这么说他会不开心的。但是要是不去说... 多冥想,多静观!还有,他冥想的方法好像不太对。无念是对的,但是以现在的阶段,还是要以一念为主。还应该多练能量。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要么催的更深一点,要么用能量把堵塞的中脉打开。用强大的能量冲开它。再冲开之前,很难接收到高灵的信息。高灵只能在梦里跟我沟通。我看一下...梦里的信息都是对的。

催眠师:她在梦里看到的灵界的信息,都是高灵告诉他的吗?

个案:我只能推测是对的。 高灵想让他看灵界的事情。

催眠师:高灵让他看到画面,是想告诉他什么?

个案:这家伙..他应该安守当下,不用太担心什么。所以给他看了一些画面,一些梦境可以激励他,让他知道做的事情不是没有意义的,是挺有用的。

催眠师:谢谢。

个案:我没有收到准确的信息,我是根据信息推测的。

催眠师:好的。

个案:他需要保持开心(正能量)的同时又不能过于开心。就是利用这个“频率波段”打开心轮,或者用强行的能量冲开。

催眠师:强行的能量,有什么方法吗?

个案:丹道周天的小周天。好像是说,灵界那边有动向,“帷幕”正在变薄,等待也是可以的。所以让他加油吧。我们喜欢开心的能量,这家伙一直不给我们,我们很难被激活。

催眠师:这样啊。

个案:他有一个误区,他认为可以夸过我、可以直接激活太阳轮,这是不可能的,先与我合一,再与太阳轮合一,才能有更强的能量。激活我的方式就是开心。开心为正向..(听不清),上次你清理我清理的很好,我才可以从幻相中走出来。之前我陷在了“老家”的幻相、不愿意走出来。只要一进入(梦),我就会把他拉入小时候。没有办法,幻相太多。然后现在差不多走出来了。然后只要他保持正向..(听不清)就是1+1=1,再加一还等于一。心轮灵,是有很大的问题。好像是被特殊“照顾”的。

催眠师:被特殊照顾?能解释一下嘛?

个案:能量不够了。再去那个场景呆一会。

催眠师:好。...(引导)。

个案:这个场景中的正向能量很好,但是每来一次,它对我“刺激”就小一点..

催眠师:不明白什么意思

个案:刚进入这个场景,很容易就把我“激活”了,现在再来效果就不太理想了。

催眠师:潜意识还有什么话要对他说的吗?

个案:没有了暂时

催眠师:能不能链接第四个灵,让它出来说说话?

个案:再问一下。

催眠师:请求x的第四灵,回答我们的问题,可以吗?

个案:他说不可以。

催眠师:为什么?

个案:他..说你说为什么..是他在说话,里面有个东西在说话。

催眠师:有东西?

个案:我怀疑这个声音是他自己说的,还是有个..有个东西在说话。

催眠师:请问潜意识可以扫描身体,看有没有植入物吗?

个案:我们好像不可以做这个事。

催眠师:试一下,可以的

个案:好那试一下...能察觉到两个有“异样”的东西,一个是眉心,一个是胸口。

催眠师:能请求潜意识进行清理吗?

个案:清理不掉啊。

催眠师:没问题的,请能处理这个情况的潜意识出来,清理植入物。

个案:他们好像不太愿意清理。

催眠师:为什么?请求知道的部分、回答这个问题。

个案:再问一下。

催眠师:请求潜意识知道的那一部分回答问题。为什么不能清除植入物?

个案:考验吗?我好像听到考验,不太确定,觉得是幻相。

催眠师:我请求更高层次的潜意识跟x连接,为他疗愈身体。

个案:你这么说没用的,他们一直都在的。

催眠师:好吧,试着与你的高我连接,他们在等着你。让信息传达出来。

个案:我好像明白了,他们都在,但是他们好像不愿意说话。

催眠师:请求潜意识...

个案:你问问题吧,他们都在的。

催眠师:好,那可以请求潜意识为他清除身上的植入物吗?

个案:再问一遍。

催眠师:请问潜意识,可以给他清理身上的植入物吗,所有的植入物。

个案:他们说“你是不是傻”我的天,哈哈哈

催眠师:哈哈哈,请潜意识清理他胸口和眉心的植入物。

个案:他说你傻

催眠师:啊,我傻?刚刚不是说发现了植入物吗?

个案:他说“发现为什么就要清”

催眠师:啊,我觉得奇怪,为啥发现了不用清理呢?

个案:考验。

催眠师:考验什么?

个案:考验他的能力。

催眠师:能力?

个案:是的。给你们一架宇宙飞船,你们就能开吗?你们要经过训练才能开。不经过训练,给你你也开不了。

催眠师:好吧,能不能再说一遍,我没听懂。

个案:给你一架宇宙飞船你是开不了的,所以要先经过考验和训练。

催眠师:嗯..

个案:训练你的意识频率,等你能掌控自己的意识频率,才能去开宇宙飞船啊。

催眠师:还接收到什么信息吗?

个案:你问。

催眠师:x他耳朵发炎、扁桃体发炎、疼,请问这是提醒他什么?

个案:快好了。他不给我疗愈。

催眠师:为什么?

个案:高灵是从顶轮进来,堵在了眉心轮,能量也进不来,进来的能量也被堵在心轮。感受到的是,能量要能达到海底轮,然后才能疗愈我。

催眠师:那么,能请求x与潜意识再加深连接吗?

个案:不是深度的问题。能量通道的问题。中脉堵了,只有小经脉可以流能量

催眠师:可以给他疏通引导吗?

个案:我们有无穷大的能力,但是都进不来,有什么办法呢?

催眠师:一定可以的,你们是潜意识,万能的,无所不能,你们是光。

个案:我觉得也是。目前的催眠,他还调不到这个频率,所以只能我们调频率来找他。我们调到这个频率,就只能运用这个频率的能量,极其的受限制。需要让他找到我们,我们才能帮忙。

催眠师:怎么找你们啊?

个案:我看一下。他未来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很好的机会。你们做的已经很棒了。

催眠师:你是指量子催眠师吗?

个案:不止,不是。好像没有太好的机会了,只能自己好好努力。

催眠师:那他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对吧?

个案:为什么要等待机会呢?自己去创造机会。

催眠师:那他现在该怎么做?

个案:好好修炼。谨慎修炼。

催眠师:x他想问一下关于转职..

个案:可以的。

催眠师:他担心收入的问题

个案:没有问题。

催眠师:他想单身,是否是灵魂计划?

个案:一个声音说是,一个声音说不是

催眠师:呃..好吧..他想一直单身?

个案:一个声音说想要,一个声音说不想要。

催眠师:到底想不想?

个案:那只是一个契约而已,人类只能体验?(这俩字听不清),一个声音说不合适,意思好像是说:你们只能体验它的演化,你们不能决定它的方向,任何事情的发生,发生到你们身上,你们只能去体验。

催眠师:体验

个案:比如说你可能突然要去另外的地方,你也只能去或不去,只能做选择而已,但是计划的安排,远超你们人类的层面。所以你们就是体验者而已。你们不能参与计划。你们只能提升自己的意愿,让自己的意志和注意力不受限制,才能参与安排新的计划(听不清,大致是这意思)。

催眠师:嗯

个案:其实,我刚才接收到的信息更直接,但是我害怕,把这么直接的话说出来会吓到你,所以刚刚说话已经经过委婉表达了。

催眠师:请说

个案:不用了,你接着问。实际上你的意愿力很强。

催眠师:啊,没听到。

个案:我在回答他的问题。

催眠师:哦。好吧我也很担心,我也有转职的意向,我也担心经济来源问题

个案:你需要担心的不是这个,你现在需要担心的是客户来源。

催眠师:是的。我有稳定的工作,想着先做着,让这些随缘,当做兴趣爱好发展。

个案:你想要这样是可以的。

催眠师:所以我比较关心我工作的问题

个案:你是指你现在的工作吗?

催眠师:对。你们能链接到吗

个案:可以感觉到你现在的工作还算稳定。

催眠师:是的,可是将面临变动,变动以后也许会更稳定、也许会没收入

个案:现在开始做选择。我们不能干扰选择。

催眠师:天呐,其实我的选择是留下来,选择更稳定的工作

个案:那这就是你的选择。

催眠师:好吧。

个案:“你的参与度很浅”。我也理解不了这句话的意思。

催眠师:我的参与度很浅?

个案: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不能给你解释,我害怕一解释就把他们的意思扭曲了,你继续问问题吧。

催眠师:请问有“强制轮回系统”吗?

个案:有的。你的问题还没问出来,我就知道答案了。

催眠师:那你们怎么看待的?

个案:再问一遍

催眠师:请问潜意识怎么看待“强制轮回系统”的?

个案:没有回答。

催眠师:x他非常不喜欢这个玩意,他就想问一下你们怎么看待的。

个案:这个答案很残忍,我不想说..

催眠师:说吧。

个案:就是一个游戏角色。你们想“不想体验”,他们想体验的就是“你们不想体验”。

催眠师:好..

个案:你能理解吗?

催眠师:我不能理解

个案:我再给你解释一下,他(后记:指个案小我)也不想体验,我们就很....(听不清)

催眠师:我也不想体验

个案:你先问一下,跟我说话的是谁

催眠师:请问潜意识,跟他说话的是哪一位?是高灵吗?

个案:我们都是高灵

催眠师:你们都是高灵?

个案:是啊

催眠师:那我可以问任何问题了是吧?

个案:是啊

催眠师:能不能再详细地..

个案:我(后记:指个案小我)不想跟他说话,这家伙有魔性的

催眠师:魔性?什么叫魔性我不懂

个案:他跟我说的违背我、我认为美好的东西。我是x。

催眠师:违背美好的东西?他违背美好的东西?他能听懂吗?

个案:是的。听得懂。

催眠师:还有别的要告诉他的吗?我虽然不懂,他懂就行了

个案:不是... 你继续问,你继续问。(后记补充:我是x的小我意识,我是说,现在跟我链接的高我有“魔性”,跟我说的话违背我认为美好的东西)。

催眠师:好的。请问一下,关于“强制轮回系统”,能不能再具体说一些?

个案:他...这个信息(听不清。大意是:不给信息?)

催眠师:好,他是否签了“轮回游戏同意书”?

个案:签了。

催眠师:每个灵魂都签吗?

个案:不是。你也签了。

催眠师:好吧,为什么我们要签呐?

个案:你问你自己。

催眠师:是我们灵魂要签的吗?

个案:问你自己。

催眠师:我不知道..你们知道,能告诉我吗?

个案:你想知道什么?

催眠师:知道为什么我们要签“轮回游戏同意书”?

个案:因为你们想签。

催眠师:好吧。这个同意书,x非常不喜欢。对此你们怎么看,能不能消除?

个案:为什么要消除?

催眠师:不想玩啦。

个案:不想玩,这游戏才更刺激,更有挑战。

催眠师:为什么有些人签,有些人没签啊

个案:没签的,都是来玩的。签的,只能玩了..

催眠师:没签的人,就不用受轮回之苦了,是这个意思吗?

个案:没签的,他们也会签的。

催眠师:没签的也会签?因为好玩吗?

个案:这家伙..他说,他说因为我们想要每一个人都签。

催眠师:呃,你们是谁?

个案:我们是神,他说。

催眠师:(停顿)

个案:你接着问。

催眠师:好,这个轮回系统,是负面的东西吗?

个案:“负面”是你们定义的

催眠师:我不知道该问啥了。我觉得x对这个问题比较纠结,你觉得对此你们要告诉他什么呢?

个案:接受。

催眠师:他就是纠结,强制轮回系统、轮回同意书、非法灵魂契约。好吧,请问你们能告诉我什么叫“非法灵魂契约”?可以解除吗?

个案:可以解除。

催眠师:能帮他解除吗现在?

个案:有声音说“不能”。又说了一遍,不能。

催眠师:请问潜意识,能解除他签订的非法灵魂契..

个案:(打断)不能。

催眠师:为什么?请问你们是他的高灵吗?

个案:不是。

催眠师:你们是谁?

个案:神。

催眠师:神!好吧。哪里的神,哪个维度的?

个案:宇宙之神。

催眠师:我不能理解。

个案:你不能理解的事很多。

催眠师:好吧,我的小脑袋确实.. 他纠结这件事情,你们觉得,他真的挺纠结这件事情的。

个案:他纠结很多事情。

催眠师:好吧。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问了。那请问潜意识,他在灵界在干啥啊?

个案:他在灵界、喜欢刺激..这家伙..

催眠师:他在灵界有任务吗?

个案:他们以前....

催眠师:听不懂。

个案:他们以前整天搞我们。还想敲我脑袋,哈哈哈,傻叉。..很有意思。

催眠师:情绪放大器,有这玩意儿吗?

个案:当然有。

催眠师:谁弄的?

个案:我们。

催眠师:你们弄的?

个案:对。

催眠师:你们是谁?

个案:你们需要这些东西。

催眠师:我不觉得我们需要。

个案:你们不觉得需要的东西很多。

催眠师:我觉得我们坚决不需要这种东西,这种情绪放大器不要照在我们身上可以吗?

个案:你们想体验这个啊

催眠师:我们不想体验

个案:那你们想体验什么?

催眠师:我们想平静快乐的生活。

个案:快乐到“永久”吗?

催眠师:自由、平静快乐的生活,回到“光”里面,发现自己的本质,我们就想这样。

个案:你傻了,你们就是光。

催眠师:对,可是我们现在还没发现呐,不要有这个情绪放大器啦,照着我们真不舒服。

个案:不照着你们,怎么发现光呢?

催眠师:(苦笑)

个案:一边想要磨炼,一边又害怕磨炼,这就是你们的本质。

催眠师:也就是说我们在游戏之中,发现自己吗?

个案:当然。我这不是帮助你们吗?

催眠师:像x他说的负面外星人啊、负面外星人的攻击啊什么的..

个案:负面是你们定义的。

催眠师:那真有他们吗?他们不是负面的,好咯,真有这么一帮人吗?

个案:当然有啊。

催眠师:他们就在搞这些玩意儿啊?

个案: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俩字听不清),没有....大家都是游戏者,各方相争,这个游戏才有意思。

催眠师:你们意思是说,正面和负面都是同时存在的

个案: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是永恒不灭、那多无聊啊,所有才有很多不同的派别、不同的目的、做不同的事情,游戏才好玩。

催眠师:地球将会有很大的变动吗?

个案:我们不想变。但是他们想变,我们也只能陪他们玩咯。

催眠师:你是指地球会有怎么样的变动呢?

个案:你们想要的是实现不了的。

催眠师:我们想要的是什么呢?

个案:你们想要觉醒

催眠师:是的

个案:觉醒之后呢?觉醒之后再不觉醒吗?所以就别觉醒了。

催眠师:请问和我说话的是谁?

个案:我们是神。

催眠师:(叹气)

个案:你们的创造者,你们的掌控者。

催眠师:他与他妈妈是什么关系?

个案:他与他妈妈...业力。

催眠师:他与他妈妈的关系现在还好嘛?

个案:好、坏,都是你们想体验的。

催眠师:好吧。他近视,眼睛不好,是为什么?

个案:眉心轮导致的。

催眠师:可以帮他疗愈吗?

个案:没条件

催眠师:什么条件?能告诉我吗?

个案:说不出来..

催眠师:能再说一遍吗?

个案:说不出来

催眠师:信息传达不到?

个案:很难解释的问题。

催眠师:他知道吗?

个案:他知道的。

催眠师:他知道的对吧,显意识?

个案:什么?

催眠师:那好,那他知道的话不说出来也没关系啦

个案:你接着问,我链接不稳定。

催眠师:请潜意识链接更高层次的高灵..

个案:说这句话没用的。

催眠师:好吧,请问我该怎么说呢?

个案:直接问问题。

催眠师:好吧。他打坐的时候腿疼,是怎么回事?

个案:腿湾儿那里经脉不通。

催眠师:那该怎么处理

个案:打坐呗。

催眠师:他就是打坐的时候感受到的。

个案:能量一强,他就能感受到。能量通过那些不太畅通的经脉,会疼痛。经脉一通,就不痛了。

催眠师:除了这个经脉的问题,还有没有什么是提醒他的?

个案:这个提醒,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谎言。所以还要问吗?

催眠师:说一说吧。

个案:好,是我们催眠系统的一种设计。其实你们不需要这种提醒的。但是我们设置了这种提醒模式、你们才能..体验到更多的事情,比如说...他的第四灵,要让他应该做到什么事情,他没有做到的时候,第四灵就是惩罚他。其实这种惩罚是不必要的。这种惩罚是没有必要的,但是我们却告诉他们是有必要的。这样的话才有意思。

催眠师:(叹气)他想求道、想脱离轮回

个案:有声音说"不可能"。

催眠师:但是真的有人脱离了轮回啊。

个案:有

催眠师:为什么有些人可以,他不可以呢?

个案:我们不想他们可以。

催眠师:为什么你们不协助他呢?

个案:我们谁都不想你们得道。

催眠师:你们是谁?为什么不让我们得道?不让我们回到光里面去?

个案:我们是你们的掌控者

催眠师:天呐。我在跟哪一个存在体链接啊

个案:他最感兴趣的那一个。

催眠师:如果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有点负面的感觉,很沉重的感觉?

个案:负面,是你们定义的。

催眠师:天呐,这个,感受真的,很不舒服。

个案:有本事,觉醒吧。

催眠师:我们每个人在地球上体验、在地球上玩,都是为了找回自己。高我的角色,不是帮我们找回自己吗?高我在这里面在做什么,你们是神,你们掌控一切,那你们..

个案:我们在玩游戏。

催眠师:你们就看着我们玩游戏..

个案:你们只是体验者而已,你们能够体验、我们设计的体验(听不清,应该是这俩字),你们在体验这个。你们人的情绪,都是体验中的一种花样(听不清,应该是这俩字),都是一种体验的形式..

催眠师:请问你们在收集情绪吗?

个案:包括你们想脱离轮回,也是一种体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设计好的、体验。你们只能作为体验者体验这些游戏。

催眠师:哎呀天呐。他有要帮助别人的强烈的欲望,要帮助别人,为什么?

个案:我们可以智能地放大他每一个“倾向”。我们不止放大痛苦的倾向,也放大快乐的“倾向”。放大痛苦的倾向,可以消磨他的意志;放大的快乐的倾向,可以让他忘乎所以。这两种操作方式,都能达到我们的目的。他想帮助别人,被放大,他就会..不停的帮助别人从而忘记自身的发展,忘记了脱离轮回的意志,从而继续在我们的系统里面轮回。(后记:警惕、最后这句包含攻击。欲觉醒、团结互助更有力量)

催眠师:(叹气)能不能请x另外一个潜意识出来说说话?

个案:哪一个?

催眠师:很开心地笑的那一个。

个案:我们现在是一体的。

催眠师:你们是他的高灵吗?

个案:一个声音说是,一个声音说不是。

催眠师:请问你们愿意疗愈他的身体吗?

个案:很果断的声音说“不愿意”

催眠师:请求潜意识,请求x的高灵与x进行深刻的链接..

个案:你的请求不如他自己请求,更直接一点

催眠师:x,请求你与高灵的链接,请求他的保护、与扫描

个案:我很安全。接着问问题

催眠师: 那个花园里面,他进入的美丽的地方,花儿、阳光,你要他呆在那个地方,是要告诉他什么?

个案:只是找个平静的地方。

催眠师:他拿起来一朵红色的花,是要告诉他什么?

个案:他自己拿起来的啊,没要告诉他什么

催眠师:好吧。他喜欢在海水里泡着。

个案:去美丽的地方很爽。

催眠师:还有没有什么要告诉x的?

个案:加油吧,孩子们。

催眠师:好吧。那请求潜意识最后为x扫描一下身体为他疗愈一下。

个案:你好傻

催眠师:好吧- -

个案:别忘了开心的本质,所有的一切都是游戏而已。你们来玩游戏,你们也是接受的。你们只会从痛苦中接受快乐。不经历痛苦、你们是不会理解快乐的意义的。不经历二元分离,你们是体验不到一元的“快乐”的。(后记:警惕、洗脑言论)。一切都是帮助你们。我们也想更多的帮助人而已。负面和正面, 都是你们的定义而已。比如说,你今天喜欢这个茶壶,但是过几天你又有了新的茶壶。然后你会把上个茶壶定义为“不好的”,把新的茶壶定义为好的。只是一种相对的概念而已。痛苦和快乐也是。我们也不希望你们经历痛苦、但是你们却自己去找痛苦。我们只能放大它们,让你们意识到你们正在痛苦之中。放大它们你们才能察觉到。如果我们不放大,你们就“无明”状态。你可以认为,这一切都是阻碍,你也可以认为,这一切都是帮助。放大出来痛苦,你们得感谢,有这种痛苦被你们找到、从而你才可以去克服它。如果你只找寻快乐,只存在快乐之中,当世界只剩快乐的时候,它何尝不是一种痛苦。当你认为一切都是对你有害,那你就只看到了事情的一小面。当你认为有害的事情只是一种提醒,你才能看到更宏观的世界。你才能从我们的学校里面走出去。要不然你们永远无法毕业。想要毕业,必须直面痛苦。我们已经把痛苦给你们找出来了。你们要做的很简单:克服它。不够勇敢、只能永世沉沦。我们也欢迎你们永世沉沦,我们也喜欢看到你们不沉沦。你们沉沦或不沉沦,对我们来讲,没有意义。我们要做的事情,只是让这个游戏更刺激一点而已。只是从你们人类的视角来看、我们做的事情好像在针对你们。其实你们只是不愿意接受自己的缺点而已。我们也只是找你们自己的幻相放大,我们植入不了任何外部幻相。如果你内心没有痛苦,我们也无从攻击。我们也找不到可以摧毁你们的方法。趁你在没有被彻底摧毁之前、清除自己的弱点。这是一个很快乐的过程,你定义它痛苦、它就痛苦,你认为它快乐、它就快乐。全在你们的思维里面。你一直从思维看待这些问题,你永远无法超脱思维。还有别的问题想知道的吗?

催眠师:我要好好的消化。

个案:可以。多听录音带。给你们的指引,都给你们了。

催眠师:谢谢潜意识。

个案:不用客气。有本事觉醒吧,看你们能觉醒几个。

催眠师:好

End.
----------------
希望感兴趣的朋友关注我公众号【无限的鱼缸】,或者联系我,微信:ifinver,共同交流。

公众号会经常分享一些催眠案例和灵修经验,期待您的关注。
时间 : 2018-01-17 22:57:42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