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灵修 学灵修

  1. 首页
  2. 新手区
  3. 新手区文章

《修道病》(JT叔叔)节选


念波决定结果


[念波的频率]这个话题,说起来也是很玄。可是我这些年观察一些生活中的小小细节,却又感到不能不信:
不管一个人的行为,从表面上看起来有多无害、多善,只要那个念波是不对劲的,结果,就一定会害到人。也就是最后的结果、最后展现出的现象,是由一个人念波的品质具象化出来的,而不在于他做事的方法正确与否、或是他自以为的动机。

好比说,有一个是燥郁症人格,所以,他常常就会很用力地向周遭的人做出善意的行为啦。可是,你接受了他的善意,结果通常都是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倒霉事:比如说他很热心地说某某演唱会的票他有多一张可以送你,结果你拿了票,就在兴冲冲骑机车去听的途中,票从口袋里被风吹跑了。他推荐你去某某店穿耳洞,说那家店技术最好最不痛,结果你穿了之后莫名其妙就发炎感染,流脓流了两个礼拜……。大家如果自己也回忆看看,这种奇异的倒霉事,多少也想得起来几件吧?

但燥郁症人格,到底是魔力比较小的,只害你倒霉,还毒不到你的心。那么,救世主情结呢?

关于救世主情结,只讲精神结构,好像还不够有日常感?不然我来捏造一个故事好了?——

比如说,有一对夫妻,这个太太,可能是一个一直以来对于【心灵成长】方面很有兴趣的太太。这以我们社会的情况应该很容易理解嘛,对不对?就是她可能参加很多成长团体啊,或者是读很多这种心理学self-help的书——这样子的一个人。

于是,她跟她先生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开始——不自觉地哦——扮演了一种权威角色。她会开始去注意:她的先生有很多地方是【不愿意成长】的。然后,当她发现到这样的迹象时,她就会常常忍不住去鼓励她的先生说:“你要成长。”“你不成长不行呀。”等等。我想,说不定就是因为人自己里面先存在着一种【想要当权威角色】的欲望,所以才会找到一个不愿成长的先生,好让她来【指导】?

所以这对夫妻,他们之间的沟通模式呢,渐渐地,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好像太太是一个大大的教主,而先生是一个小小的信徒。然后,这位先生就被他太太硬拖着去上很多心灵成长方面的课。但是那位先生都因为“已经被太太数落成这样了……好像不应付一下也不行。” 就抱着这种跟太太应酬应酬的心情,半死不活地来上这种课。他就蛮被动的,觉得说:“好嘛,你要我成长,你就告诉我要怎么成长啊,你说了我就做嘛!这样总行了吧?”他的表面意识是呈现这样的状况。这【成长的动机】是来自于【想逃过太太的催逼】的代偿反应,并不是他内心真正的渴望。

可是呢,好比说夫妻一起去做心理咨商,这个先生跟他们的心理咨商师讲话,咨商师问他:“你有什么问题?”这个先生就转过头去看着他的太太说:“你告诉他我有什么问题啊!”

也就是说,在这样的一个【教主/信徒】的关系里面,这个先生已经顺理成章地,把他对自己生命的感觉,全部都推卸责任给他太太了。因为他太太已经扮演了权威角色嘛,这个太太永远都会告诉他:“你应该怎么做、你应该怎么想”……之类之类的。所以他对他的生命就不必有责任感了:“反正就是你说了算嘛,我说的都不重要。”

出现在夫妻身上的这种【教主/信徒】的模式,或是说【拯救者/被拯救者】的角色,以我们《庄子.应帝王》篇教我们要反省的,就是:【我们要帮助一个人好起来,真的可以扮演一个教主或救助者吗?】因为,我脑海中幻想出来的这个故事,里面会深深地刺到了我本人。也就是说,职业是教书匠的我,真的可以以一个老师的立场,去告诉别人【你应该怎么做】吗?

因为,在我脑海中这对夫妻的这个幻想剧里面,其实,这个太太讲越多的“你应该”,那个先生就越偏离自己的内心,因为,他再也不需要感觉自己的feeling tone是什么了;自己的内在呼唤是什么,他不必感觉了。因为都是太太说了算嘛,对不对?同时,他也愈来愈失去能量,因为力量是和责任感成正比的东西;没有责任,就没有力量。

那甚至,如果有一天,这个太太,有一点点醒悟,她跟先生讲说:“你要正面地去探索你的内心,你要诚实、你要讲出你真正的感受来,这样子我们才知道你生命要的是什么,而不是一天到晚这样半死不活的啊。”你以为这个先生,会能够讲出来吗?

在我内心的故事里面,其实这个先生是很精明的人。因为他深深地晓得一件事,就是:如果,他真的把自己诚实的真心话讲出来了,而他的太太又跟他讲说“噢不不不,你不应该这样觉得”、“不应该这样想”、“这样子不应该……”,用这么多【不应该】,把他全部否定掉的话,这种【叫人大鸣大放,之后再秋后算账】的,像是“耍人、欺骗人家感情”的行为,诚心实意地来个四次,就足以让这个人伤到心灵崩溃了。所以,他敢讲吗?

可是这个太太还是会继续鼓励他啊:“你要讲出来啊!”“你要怎样怎样啊!”“我来帮助你成长啊!”“你就是必须成长!”可是走到这个地步,这先生已经搞不清楚到底什么叫做【成长】了。因为:【总而言之就是你嫌我不够好嘛!如果我“成长”了,不就证明你是对的?我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乖乖去接受这种羞辱?】所以他就下意识地,更加要逞强抵抗、不可以成长、要装死,对不对?

所以,结果就是,会变成一场非常荒芜的消耗战,太太活在耗损之中,先生活在无力感、无责任感的【失重状态】中,两个人就这么磨着耗着,把命都烧掉半条,两人份的半条命,加起来也算一条人命了。

我内心虚构出来的这样一个幻想的画面,会让我时常觉得:我如何能够去救助别人?因为,以我自己对自己的判断,当我不小心、或者是我故意想要对别人的人生下指导棋、想要去对他劝说一些什么、帮助他好起来的时候,我几乎没有可能不落入这种【教主/信徒】模式。【助人】在结构上就是一台你用一百万匹马力去踩它也不能飞上天不能潜下水的脚踏车、一台怎么修都会坏的机器。而这也就是救世主情结的患者,难以逃离的诅咒和伤害:以为是在帮人,但十之八九的结果,是让别人失去力量,把别人打成了废人。


还有前面讲的“紧张兮兮的心理医生”又是怎样?
紧张兮兮的心理医生,具有一种奇怪的能量,我姑且称之为【离间力】。也就是说,如果你是和这种性格的人作成了好朋友,你很快就会被他说服成(或是传染到)一种新的观念:人的情绪,是绝不可忽视的!
然后,几乎你的所有人际关系,都会出现裂痕!

不要忽略他人的情绪,不就是一种体谅他人的体贴之心吗?这有什么不好呢?为什么人际关系反而会坏掉呢?

我跟你讲,实际上发生的状况,是真不好!
首先,人的情绪,几乎99%以上,都是从我执发出来的:情绪,是大宇宙设计来提醒人类去察觉【原来我还有那么多我执!】用的痛觉神经,是灵魂上的痛觉神经。就像被烫到、割伤了,你的痛觉神经会让你痛,好提醒你要去擦药、疗伤、下次不要徒手伸进火里,它是一种【自我反馈系统】;不是拿来勒索别人用的。《庄子》说人是【遁天倍情、遁天之刑】,一个人逆天、不承认事实的部分、我执作主、自以为是的部分,大宇宙就会让他的情绪增幅,让他被自己的情绪电到,算是一种小小的天谴。

所以,如果有人生气了、伤心了,他所需要的,是自己反省自己、自己疗愈自己,如果本人不把调理自己的责任扛起来,你也没有办法替他挡子弹。

相反地,如果你受到一位“紧张兮兮的心理医生”的坏影响,而变成了【你身边谁有情绪,你都不得不去关怀他、抚慰他】的状态,你的生命质感,就会感受到高度的疲惫、高度的厌烦。因为,在心底深处,你是明晓得你在被他的我执勒索。你内向的每一个细胞,都听得他的我执在偷笑的念波:“哈哈哈,我只要一动情绪,你就会来关爱我、会乖乖就范,我就可以要到东西!太好了,从今天起,放羊的孩子,每天都要大叫狼来了!天天都要动情绪!哈哈哈哈……”

你其实是明白那种【荒芜】的感受的:无论你如何地去关爱他,他都只会愈来愈糟,你的所有付出,结果是一点意义也产生不出来的。

如果别人有情绪,你就淡淡然地不要在意,他自己就会趋于平息。像我的爸妈对我,是一年比一年没情绪、一年比一年对我好。而,那是因为,他们晓得,他再怒,我也不会就范、不会多理他,他怒只是伤他自己,所以也就怒得很没滋味了。我接受沟通,我接受商量,但如果你是来怒的,对不起,不予受理。

而以我的立场而言,既然他的情绪,我没多花力气去关心,于是我也就没被累到、没被搞到、没被勒索到,自然也就没有受伤,不必恨他啦。

但,学到“紧张兮兮的心理医生”的这种价值观和习性的人,他就是会每天都被人搞到、累到、勒索到……到后来,他对于自己的窘境,会变得很委屈、很恼羞、很恨呀!

于是,本来是一个爸妈凶他几句,他嬉皮笑脸当耳边风就可以闪过去的一个人;一但习得了这种观念,累积了这种【倦】跟【恨】之后,他的家人,再说一句他不爱听的话,他就爆筋啦!

所以,很讽刺的是:本来是他自作多情,想去关爱周遭人的情绪;结果,不出三个月,他反而变成家人朋友之中【最需要人关心呵护、最难伺候、爆点最低、最会突发歇斯底里】的那一个!
——这不是他跟所有人的关系,都被挑拨离间到了吗?

所以,是不是可以说,“紧张兮兮的心理医生”的魔力,比救世主情绪,还要再高一级?


那么,再厉害一级的修道病的患者呢?

跟这种人相处的感觉,就好像是你不小心加入了一个有好几百条严厉门规的黑道帮派,犯一条门规要剁掉手指,想退帮的话要受三刀六孔之刑。——这种人的规矩太多、太严了,你在他身边,每天只在想那些他设定给你的【你应该】,只在担心犯了一条门规,他又要如何每次看你的眼神都甩甩、用瞪的,连续【向下藐】你两个月,基本上是压力大到像要胃穿孔。你会完全失去【快乐】的生物本能,因为你太忙了,忙着做那些【教主大人认为正确的事】,顾不上快不快乐这一块了。

那么,这时候,你的确是有选择的空间的:你可以决定,还要不要继续跟这种人在一起。

可是,修道病的人,说起来实在是太精、太聪明了!他假扮圣人的功夫,比救世主情结的患者,老练太多太多倍了!早在你察觉到不对劲之前,他所有的暗桩、绊马索,都已经在你的心里布置完毕了。在你之前一开始和他靠近的过程之中,你就已经渐渐被他洗脑、制约住了(be conditioned)。你一想到要逃离,就会心中升起一种【叛教会遭天谴!】的,带着重度【被恐吓】的罪恶感。他监督局在你心中逐步建立起一种超级权威角色的形象,对你而言,他就是教主、他就是圣人、他就是神。你背叛他,就是自甘堕落、就是忘恩负义、就是逆天!你早已被他说服得相信:不靠他,你没可能好得起来、你没可能过得平安幸福!

这和前面提到的救世主情结的状况是不一样的。前面故事那对夫妻,那位先生并不一定是真的相信或认同他太太,甚至他只是觉得“这女人疯疯癫癫的,不好惹”;他只是为了和平,稍微应付、将就一下;真的要他全然臣服,他到底是不甘心的。但是,如果是被一个修道病的患者打低成了他的【信徒】或【被拯救者】的人,通常在意识形态上,是完全被屈服而认同这个权威角色的。能做到这样,修道病患者的魔力,真的是强横得不可思议:明明白白就是摆明了在羞辱你,但,你就是这样睁着眼、面对面、老老实实站着让他开枪打,而且不会反抗、不会怪他,甚至还会感谢他、自愧于【辜负了他】……《庄子》故事中的孔子,被他搞死的弟子,东一只西一只;但,敢背叛师门的,只有半个颜回!

所以,和修道病患者近距离接触过的人,到最后,即使逃离了,那种【被恐吓】、【被罪恶感压坏】、【被否定人格羞辱】过的心理创伤,往往是几年之内,都还医不好,这个人仍旧会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失魂落魄的,完全没有安全感,时不时会出现【我的余生要如何“赎罪”?】这种调调的言行。


那么,从修道病末期到心理变态这一段呢?和“快要”、和“已经”心理变态的人打交道会如何?

基本上是整个人会【慌掉】,你会莫名其妙地有一大堆情绪,但是你不管怎么去分析、去反思,都不知道那些情绪是为什么喷发狂涌上来的。你会觉得:“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是不是快要发疯了?”很快就变成【好像自己对自己而言,变成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状态了。

他的行为,可能都温和无害得很哦,但他的念波,就是那么可怕。你待在他身边,所经验到的,基本上就是人死掉以后失去理性变成乱闹一通的恶灵的心路历程。

要在生活之中认出心理变态者,其实颇有一点困难,变态者会像电影上演的那样变成跟踪狂、虐待狂的,只是极少数。多半的变态者,呈现的心理状态,也只是【完全的自信、他本人真心相信自己就是一个圣人】,并且【毫无同理心】。但这种心理状态,一般没有变态的自恋狂也会有,不能当作分辨的依据。你也不能把认识的人都抓到医院去验脑波啊。不过,心理变态者,他本人虽没什么外在特征,但他周边跟他常常相处的人,却会有一点特征,就是:情绪超不稳定,动辄要发疯,一点想不开就疯掉了!所以,如果有一个人,仿佛是特别命苦,他遇到的人、或他的家人、他的门生之中,神经病特别多的,多多少少,他本人就有变态者的嫌疑啰(比如说,儿女之中有人发疯的,父母其中之一是心理变态者的机率相当高)……只是【嫌疑】啦,我也不要乱给人定罪比较好;各位也不要乱冤枉人、乱给人对号入座哦。

那你说这种人要怎么对付?我诚心的建议是:不要对付,离开就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要念就没经。毒药要吃进去才是毒药。

因为,光是魔力最不强的躁郁者都已经难对付的要死了,更何况是后面那些厉害的。如果硬是要跟他相处,最常见的情况是:你为了抗衡他的魔力,也像练举重一样练出魔力去跟他互角,于是就被同化了。

人的能量的毒,基本上是要你去邀请它进来、去吃它,才会中毒的。如果有一个人很讨厌我,远远地钉稻草人来诅咒我,我会被他咒到的机率是相当之低的。但是,如果身边有这种人,你又糊里糊涂地接受了他的意见、善意、或是礼物,通常就会中毒了。所以,还是稍微匹配一点儿、注意一下比较好。

其实,如果站在一个比较同情的角度,我们也可以说,这些魔力的产生,几乎没有人是【故意】的——感觉得到自己的恶意的人反而不容易成魔——但是,这也正是修道病心理结构最要死的一点!

我换个说法好了:比如说我家小阿姨在看的韩剧,里面的一些坏人,真是坏透了!可是,这些坏要命的坏人、之所以一直害人,剧情中往往也会交待:他是不被爱的孩子或妻子、明晓得自己没有才华的先生等等……这些人是被自己的自卑情结、无力感、绝望感压疯掉了,才会坏到那样不择手段的。但,这种剧情,只说了这种人格的一种发展;我现在在说的是另一面的故事:如果有一个人,他被自己的自卑感、对世界的无力感压疯掉之后,就变成了一个拼命去讨好谄媚迎合这个世界的【大善人】(心理机转如同家暴下妇女反而变成帮施虐者说话)……在此,请问各位:这个大善人的念波,就有比较高级吗?

-----

全书下载:https://pan.baidu.com/s/1bIOZJC

时间 : 2017-12-28 00:00:00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