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灵修 学灵修

  1. 首页
  2. 新手区
  3. 新手区文章

【转载】地球“监狱”《外星人访谈录》节选


(以下内容节选自《罗斯威尔外星人访谈录》第七、八章)
----

……

       同领地通过这位军官的经历认识到,‘旧帝国’一直在使用地球作为‘监狱星球’—已经很久了—无人知晓究竟有多长时间—可能有数百万年了。

  所以,当现在-成为者的身体死亡后,他们会离开躯体,接着,被‘强制滤网’发现并遭到捕获,同时接受催眠的指令去‘返回到亮光中’,‘天堂’与‘来生’的概念是催眠暗示的一部分——是背信弃义的一部分,使得整个机制运转起来。
  当现在-成为者经历了电击处理和催眠,被清除了前世的记忆之后,他在催眠状态下立刻接到了向地球‘报到’的‘指令’,就好象他们正在执行一个秘密的任务,去寄居在一个新的躯体中。每一个现在-成为者都被告知,他们呆在地球上有特殊的目的。可是,在一所监狱中的人本来就没怀有什么特殊目的——至少对囚犯来说是这样。
  任何一个遭判决后送往地球且不合乎要求的现在-成为者,都被‘旧帝国’列为‘贱民’的类别,这样的情形包括,任何被‘旧帝国’认为是品性不端到不能改过自新或无法制服的人,同样包括其他罪犯,比如性变态或其他不愿做任何生产性工作的人们。
  现在-成为者中的一个‘贱民’类别同样包括各种各样的‘政治犯’,这样的现在-成为者都是一些被认为是固执的人,一些为‘旧帝国’在不同星球上的政府制造麻烦的‘自由思想家’或‘革命者’。当然,任何一个曾经对‘旧帝国’有军事反抗记录的人,也同样被运送到了地球。
  一份‘贱民’名单包括艺术家,画家,歌唱家,音乐家,作家,演员,和各种表演者。正因如此,与‘旧帝国’范围的其它星球相比,在数量上,地球上拥有更多的艺术家。‘贱民’还包括知识分子,发明家和天才人物,他们几乎存在于每一个领域中。由于‘旧帝国’认为那些有价值的东西都是几万亿年前所发明创造的,因此,他们并没有想继续使用这些人,其中也包括干练的管理人员,因为在一个惟命是从的、机器人式的公民社会中,不需要这样的人存在。
  任何人,如果不愿意或者无法作为纳税工人,去服从经济、政治和宗教的奴役,那么,他们将被‘旧帝国’的等级制度定为‘贱民’,而且遭受清除记忆的判决,然后永远被关押在地球上。
  最终的结果是,一个现在-成为者将无法逃脱牢笼,因为他们无法回忆起自己是谁,曾来自何方,以及现在的处境。除了他们自己真实的经历之外,早已经被催眠去认为他们是某个人,在某件事中,某个时候和某个地方。奥匈帝国弗朗茨.斐迪南大公被‘暗杀’一事,也可以说成是寄居在他身体中的同领地军官被‘旧帝国’势力俘获。这位特殊的军官与其他大多数比较而言,是一个能力很强的现在-成为者,他被带到了‘旧帝国’设置在火星地下的秘密基地中,关入了一个特殊的电子牢房中进行监禁。幸运的是,在囚禁了27年后,这位同领地军官从地下基地中逃了出来。他成功脱逃后立即回到了自己在小行星带的基地中。接着,他的指挥官下令将远程导弹定为在由这位军官提供的坐标上,从而彻底摧毁了那个‘旧帝国’的基地,它坐落在火星Cydonia区域中,赤道以北几百英里的地方。
  虽然‘旧帝国’的军事基地被摧毁了,可不幸的是,大量用对付现在-成为者的强制滤网机构设施仍然在起作用,因此,就在此时此刻,电击/失忆处理/催眠机器还在其它尚未被发现的地方继续运行。由于主要‘意识控制监狱’的控制中心基地,仍旧没有被找到,因此,这座基地或这些基地所带来的影响,依然在生效。
  同领地已经发现,自从‘旧帝国’太空势力被歼灭以后,在全部银河系或与其相邻的星系中,没有任何势力去积极阻止其它行星系统,向地球派送他们自己的‘贱民’现在-成为者。因此,在这整个一大片的太空区域,地球已经变成了一个通用的倾倒垃圾的场所。
  这部分历史解释了为何在地球的现在-成为者人口中,会出现非同寻常的混合现象,比如来自种族、文化、语言、道德准则、宗教和政治方面的影响。若以数量计算地球上社会形态的多样性,那么在一个普通的行星上都是极其罕见的。大多数‘第12太阳类型,第7等级’的行星,只有一种人类形体或种族居住,如果存在的话。
  此外,大多数地球古文明和其它许多发生在地球上的重大事件,都曾受到来自‘旧帝国’基地进行隐藏和催眠活动的严重影响。到目前为止,由于一直得到来自于滤网和陷阱的严密保护,因此,仍然没有人搞清楚究竟是谁,在哪里,以及怎样去运作这些。
此外,在银河系的这一端,一直也没有采取行动去寻找、发现并摧毁这个巨大的,由制造现在-成为者强制滤网的远古电子机械网络。在完成这些过程之前,我们还是无法阻止或中断这种来自‘旧帝国’监狱行星的电击处理、催眠和远程思维控制的活动。
当然,现在所有同领地远征军的队员们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现象,因此,当他们在这个太阳系空间工作的时候,时时刻刻都在防止被‘旧帝国’的陷阱探测并捕获。”
……
  这个真相是,每一个地球上的现在-成为者,都曾经来自于其它行星系统。没有任何一个地球人是‘本土’居民,人类并没有在地球上‘进化’过。
  在过去,埃及社会由那些监狱的管理员或神职人员所运作,通过轮流对法老王进行操纵,以控制财政,并保持囚犯的人口在肉体和精神上受奴役的状态。在近代以来,虽然神职人员已经改变了,但是功能是一样的。然而,现在的神职人员也是囚犯中的一员。
  神秘的事物加固了这所监狱的围墙,‘旧帝国’害怕地球上的现在-成为者们可能会恢复他们的记忆,因此,‘旧帝国’神职人员的首要功能,是防止地球的现在-成为者回忆起他们是谁,是怎样来到地球的,以及他们从哪里来。
  ‘旧帝国’监狱系统的运作者们以及他们的上司,并不想让现在-成为者们回忆起究竟是谁谋杀并捕获了他们,然后偷走了他们全部的所有物,把他们发配到地球上使其记忆缺失,并被定罪为永远监禁。
  想象一下,若全部的囚犯突然回忆起他们有权利获得自由,可能会发生什么!如果他们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被错误地关押着,并因此起身反抗狱卒,那么,可能会发生什么呢?
他们害怕透露任何看起来像是囚犯们家乡星球的文明。一个形体,一件衣服,一个符号,一架飞船,一种先进的电子设备,或任何其它来自一个家乡星球文明的残迹,都有可能‘提醒’这个人,并重新唤起他的记忆。
由‘旧帝国’开发了数百万年用于诱捕与奴役的尖端技术,为这所监狱创造了一种伪装,而且一直运用在地球的现在-成为者身上。这些伪装曾在地球上同时被安置,每一段细枝末节都是这个监狱系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

全书下载:https://pan.baidu.com/s/1qYgECOk

时间 : 2018-01-03 00:00:00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