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灵修 学灵修

敬请期待。。。
敬请期待。。。
敬请期待。。。
  1. 首页
  2. 芭芭拉
  3. 芭芭拉文章

《核光疗愈》第4章:解开你的生活【节选】


本章介绍在子宫、出生后和儿时人们如何创造堵塞,以及如何在伤痛堵塞以及反复暴发压抑中进行恶性循环。以下内容摘录自第4章“恶性循环”和“打破恶性循环”部分。

恶性循环的结构

我们的状态每天都在变化。有时我们比较归于核心,生活在较大的完整性里;其他时间我们会比较与整体及核心分离。你可以把外部防卫看做是一种内稳态(homeostasis),或者更准确来讲,是一种不平衡内稳态。我用这些词是因为我们都还在回归核心和完整的自我疗愈当中。所有人在某种程度上都不平衡,但我们可以用爱来生活。简单来说就是:
只要你有肉体,你就有工作(功课)要做。
从更广阔的角度来看我们的生活,就会发现,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只是这种不平衡内稳态的一部分。我们都或多或少倾向于避免恐惧和挑战。我们不平衡内稳态成为了我们日程生活的基本状态。这只是人们目前的普遍状况。


图4-1 恶性循环确认并增强了孩童意识(Child Consciousness)
如图4-1所示,当你防卫创伤时,就陷入了恶性循环。在其中,你绕着伤口转圈,却没有疗愈它。你给堵塞增加了更多痛苦。很容易认出,恶性循环中有四个步骤:

第一步= 第一道防线= 你不平衡的内稳态
第二步= 第二道防线= 你的情绪和非理性反应
第三步= 第三道防线= 你在生活中不断创造的硬痛
第四步= 返回不平衡的内稳态

让我们详细审视这些步骤:
恶性循环第一步:能量影响了你的HECS(人体能量意识系统)。可能来自内在或外在。

1. 外来影响——来自他人,例如你的另一半、朋友、领导以及某人的所说所做激发你的防卫系统。

2. 内在影响——例如噩梦、偶然的自我伤害、疾病,或者只是某天倒霉,未知来源。

这种能量会突破你的一级防线,扰乱你日常的不平衡内稳态。

恶性循环第二步:能量突破第一道防线,开始影响下一级防卫。这将体现为情绪反应或非理性反应。这二者都是二元性的,并且是防卫系统的一部分。

对生活的反应或响应的一个词:为了澄清人类对生活的反应或响应行为,我们使用了“理性反应”和“感性反应”来指代在客观现实中的生存状态。当我们在现实中生活,我们对其产生理性和感性反应。换句话说,我们的能量意识是自由流动的,它没有被分裂或堵塞。

另一方面,我们用情绪化反应(ER)和非理性反应(IR)描述我们未生活在现实中。当我们没有活在当前现实中,我们以非理性和情绪化来做出反应。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落回了过去,好像过去正在重演。我们激活了第二层防卫,阻塞并分裂我们的能量意识,我们处于二元状态。此外,所有的情绪反应都是非理性的,所有的非理性反应都是情绪化的。因此,我们将表述缩写为ER/IRs(情绪化/非理性反应)。

我们的ER/IRs反应是基于未健全的孩童意识,并以为过去正在重演。关于情绪/非理性反应有俩个要点:

1.它们是二元的,即感受能量与理性能量产生分离。
2. 它们不能自我负责,而是指责并要求他人。

图4-2会逐点描述ER/IRs的主要影响。通过对其进行解剖研究,当你产生这种反应时有助于判断。


图4-2 ER/Irs(情绪/非理性反应)的解剖
1. ER/IRs可以由内部或外部激发。
2. ER/IRs与外部世界的“当下情形”毫无关系。
3. ER/IRs所转移指向的某些人、情形或事件被认为是ER/IRs的起因。
4. ER/IRs是不客观的。
5. 和被ER/IRs淹没的人是不可能进行客观交流的。
6. 直接向情绪引发者倾倒ER/IRs会伤害到那个人。
7. 当向指责对象发泄ER/IRs时说“请关注我话里的真相部分(不要在意我对你的糟糕态度)”,其实是在伤害人的同时,还要让找出话中真相的负责推给他人。

恶性循环的第三步:如果你继续责怪和强求,你将进入硬痛,它既无力又无望。无力与无望的原因,是你将创造力量给了他人。之所以无力,是你自己放弃了自由意愿和创造力量,你把力量赋予他人,认为他们需为你的生活负责。你经常对自己说“哦,不!又来了,我就知道会是那样!”这就是为什么会无望。无论你怎样努力责怪别人,不管你多么努力强求,也不会有用。你只会感觉绝望。但这不是客观现实情况,只是你自己的处境,因为是你让事情如此的,不是他们。你不能通过改变别人来改变你的生活。要改变的是你自己。

恶性循环第四步:如果你明白,你才是需要改变并学习如何改变的人,那么经过一场痛苦互动或与另一半的争斗,当你在创伤上增加更多痛苦之后,你的ER/IRs平息下来,你再一次回到恶性循环的第一步,那不平衡的内稳态。不幸的是,这加强了堵塞对能量场的影响。恶性循环的能量意识增强了,它会越来越容易发生,直到成为我们的习惯。恶性循环重复的越多,我们越容易再次陷入。

打破恶性循环

一开始很难打破恶性循环。你将进入一个未知的领域,需要你臣服于对未知的恐惧,并去感受你已经逃避了一生的无望与无力。打破了恶性循环,你将踏入充满自由和爱的新人生。要直面对未知和痛苦的恐惧,真的需要勇气。然一旦我们深入痛苦当中,一切都会改变。

一旦学会并习惯于打破恶性循环,成果是极辉煌的。将释放出创造性的爱之能量,它被困在创伤和能量堵塞里。每打破一个恶性循环,我们都将创造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一种螺旋式回归自我核心的方式。随着每一个螺旋,更多创造性的爱之能量将被释放。每一次螺旋,我们都将学会信任臣服,臣服于旧创伤的“软痛”。每一次螺旋,我们都学会如何处理阻止自我回归的恐惧。每个人都可以做出选择:进入恐惧几分钟并感受“软痛”,还是用一生时间反复创造“硬痛”、绝望、自我削弱、以及无力创造健康圆满生活的感觉。


图4-3 打破恶性循环,回归核心
它需要理解、努力、信念、和投入的实践来打破恶性循环,但当你实践得越多,就越容易做到。图4-3显示了当防卫系统被激发时,打破恶性循环的过程。在图中,有一个有意识的选择,是螺旋向内释放旧伤“软痛”,还是用情绪/非理性反应(ER/IRs)来应对触发对象。
有一些具体的步骤可以打破恶性循环。现在让我们更详细地看看每一步都能做些什么。

打破恶性循环的具体措施:
1. 第一步是坚定要疗愈的意愿,并承认自己有ER/IRs(情绪/非理性反应)。认识到自己处于ER/IRs并学习处理它,对于个人成长至关重要。
要记住的关键点:

a. 你的注意力是在别人身上,而不是在自身以及内在过程,而后者才是引发你当前处境的真实原因。学习处理ER/IRs意味着,将注意力转向内在,而非向外。你必须将能量从你的责怪对象那里抽回。

b. 你责怪并强求,要求他人做出某种改变。

c. 你已经交出了自己的力量。你相信如果他们改变,你的问题将得到解决。然而只有你改变,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d. 恶性循环会一直持续,直到你自己改变并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2. 一个人需要对自己的ER/IRs负责。要认识到,你在通过ER/IRs表达你那未进化的孩童意识。

3. 打破你与另一半之间恶性循环习惯的关键是,当你有ER/IRs时,不要再继续卷入。它很少奏效。鼓起力量承认你处于ER/IRs当中,然后停下来。中止交流。找个方式提前通知对方。然后断开并离开。与你的另一半建立提前通知的协议非常重要,这样你的另一半也会放心,情况也不会朝着争吵发展。这需要练习。你练得越多越好。到某个程序,你会在产生ER/IRs之前就可以做到。例如,当你将要产生ER/IRs时,说出来,或者建立一个你们俩个人的默契词汇,比如:

a. 我将要产生情绪反应了,我需要离开,但我会回来!

b. 我正在产生情绪反应,我需要一些空间(自己呆着);一会见。

c. 我需要些时间来归于中心。

这可以避免你于人于己创造更多的痛苦,避免说些你会后悔说过的话。这就是为什么要事先与你的爱人交谈,建立互相认可的方式来阻止恶性循环的发生。

4. 在争论中还有一些其他重要的事要学习。这需要一些实践练习,还要你与伴侣建立有效协议,但它是值得的:

a. 永远不要挡住门(不让对方离开),会让人感觉你想截留,惊吓到对方。

b. 不要拿起任何东西。这也会吓到你的伴侣,他会基于儿时经历无意识负面假设你将用你拿起的东西做什么。

c. 不管你在那一刻想到得到什么,放弃它吧。说服你自己,当你们都更清醒落地时再去谈论它。

d. 如果你听到了伤害你的话,去感受到它们所激发的最初痛苦。如果你说了一些伤人的话,也让你自己看看你所造成的伤害。向你自己和你的伴侣道歉。当你那样说的时候,你是在防卫哪种最初痛苦?向你的伴侣承认,这都是你那未进化的意识所表达的,并原谅自己。

e. 这个过程会帮你培养出一个充满爱的成熟自我,让你自己主宰你的生活。


5. 当你停止外求,并转向内在时,如果环境合适,并有时间进行深层疗愈,你可以选择这么做。如果没有,你可以用你成熟的自我来摆脱ER/IRs的纠缠,做一些其他事情。为了不产生新的情绪,这也需要技巧和练习。如果你有时间和空间来自我疗愈,以下是你可以做的。

注意力集中到问题起源,即创伤内部的二元能量。当你沉入创伤内部,并将二元能量整合,痛苦会变得柔软,因为这是它回归完整的一步。注意力转向内在,感受创伤中的恐惧、愤怒、伤害等等,它们正在被疗愈。这些正是你幼年面对外境真正无能为力时所产生的痛苦。当你还小的时候,它是摧毁性的。现在你能承受这种无助感了。认识它本来的样子,承认它的真相,这就是一种解脱,感受对自己的爱,释放内心深处郁结(也许许多世)的痛苦。

6. 与痛苦同在,你将释放最初的创造意愿,你的核心创造能量再次活跃,并重新创造你的人生。你的能量场也将开始放射新的星核能量。你马上会感觉年轻。你的肌肤会变得更有活力。这种星核能量的结合需要一段时间。它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7. 有了这段经历后几个星期,你会更多地认识到你的印象(image)、你的信仰系统、你为何采取某种防卫行为,还有真正的真相。

8. 释放到你能量场及生活中的孩童意识,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教育成长。

9. 培养一个积极成熟的自我对再教育所释放的孩童意识也很重要。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要认出从孩童意识眼中的成人自我是什么样的。它被成为超我(superego)。它是从孩童角度理解为什么成人权威总是说“不”和“你很坏!”所以超我是负面自我。这个负面权威对你一点也不友善仁慈。为什么?想想你六、七岁的时候,你想跑出去玩,或者你第一次看到大海,你飞一样的奔过去。想一想一个六、七岁的孩子的感受,当他要跃进大海时却被父母尖叫着阻止以免发生危险。或者父母坚持让受伤害孩子“不许哭”。父母的声音大、严厉、愤怒而且恐惧。好像在说“你以为你是谁?”“规矩点,做你该做的事”“实际一点,不要冒险”“爱哭鬼!”“男孩不能哭。”
现在,你是那个处于同样处境的孩子。你会对你自己说什么?你正在经历一种什么样的能量?现在你责怪自己做了什么、没做什么或想做什么时,又会如何对自己说?你听到什么又感受到了什么?那个声音并不友善,是吗?所以现在,你比当初父母还要更严厉地对待自己!重要的是认出那个处处管束你的“超我”。

下面就是海元关于“超我”所说的:

你的超我
超我是你出于童年对权威的恐惧而自我内化出的一个声音。
当你身为儿童去思考和理解现实时,你也将超我创造为孩童。
因此,你的超我的年龄,和你创造它时一样,都是儿童。
你的超我试图将你保持在一个安全的世界中,在那里,权威被视为是危险的。
你接受了那些声音,并创造一个超我,用来管理自己。
重新考虑那个结论!
你那不成熟孩童意识内化的负面权威对你说了什么?
注意它多少次使用负面的自我评判!
自我评判是因你后悔自己一时选择脱离整体,而你抗拒感受这种后悔的“软痛”。
学会识别超我的语言。
这是一种二元性的语言。
你的超我就是你的自我评判!它就是你对今生痛苦的不接纳。
它不接受你的错误,并把每一次错误都指出来。
他甚至不尊重你的学习过程,也不给你时间和空间去学习。
想想这种可能,你内在那一整套爱评判权威结构,都是不必要的。
你的超我使你相信,你需要斥责才能行为端正。
你不是真的相信这些,对吗?
与其谴责自己,不如认为,无论你关注什么,都是出于一种个人需求,这需求你还未学会去满足。
超我的谴责让你陷入不平衡,从而阻碍了你的学习。


培养正面成人自我来处理权威问题

既然“超我”是我们内在评判的声音,是我们孩童意识对权威的一种响应,重要的就是将“超我”替换为一个正面成人自我。发展一个成人自我对个人健康和幸福都很必要。成人自我是平衡、成熟、善良和有爱的成人。它友善、有爱、清晰又强大。有了它,你就能根据自身生活目标,制定切实可行的目标和边界。它有效管理你生活中要使用的自由意志选择。要发展出正面成人自我,需要有一个好的榜样。选择一贯善良、清晰、坚定的人,观察他如何处理与人互动,特别是与他下属的交往。观察他是如何做到,然后自己练习。你甚至可以问他如何做到,或在他们成长历程中有哪些权威帮助他们做到。真诚、友善、温和、坚定,尊重自己又体谅他人,这些都很重要。观察你在各种情况下的反应,由其是面对权威时。

1. 面对权威时你如何反应或响应?
2. 当你在某些情况下无法善待自己时,观察自己。
3. 你是否发现,在同类情况下你也很难善待他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可能就陷入了一种负面信念,并且进入了环绕旧创伤的恶性循环。探索这个恶性循环。找到与情景相关的创伤。臣服于痛苦并且感受它。通过感受痛苦,你会了解到儿时的权威如何对待你,就像你现在对待自己和他人一样。负面内在权威如何阻止你感受创伤中那早期的软痛?现在尝试另一种方式:

在某些情景中,当早年创伤中的恐惧被唤时,练习善待自己。

最重要的是要了解,正面内在权威对你来说是什么样的,以及如何培养正面成人自我。关于地球上的权威如何被错误对待,以下是海元所说:

权威和自由意志
在你们地球上,世界任何一处都有对权威的误用。
在一些地区,违反“权威”将受到严厉惩罚。
当然人们会激烈反对,当它干扰了上帝赋予你的自由意志。
由于权威问题,你自由意志的使用被扭曲了。
考虑你内在那调控自由意志的权威。
你会如何使用自由意志?
你内在的权威是否友善温和地调控自由意志?
你的内在权威是否体谅,给你时间和空间,让你归于中心发现真相?
你的内在权威是否友善有爱,允许你活在狂喜和爱中,那种你最向往的生活方式?
你的内在权威是否仁慈接纳,提醒你去爱和接受本来的自己?
你是否为自己保持存在和空间,并成长为喜乐的存在,并让这种喜乐表达出来?
你是否允许自己表达你的爱、你的怀疑和创造力?

成人自我的工作
最终,成人自我的工作是信任内在存在及生命创造脉动,引导你的意识觉知朝向那内在存在前进,去学习完整性。


时间 : 2018-08-13 16:15:49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