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灵修 学灵修

敬请期待。。。
敬请期待。。。
敬请期待。。。
  1. 首页
  2. 芭芭拉
  3. 芭芭拉文章

《核光疗愈》第3章:疗愈被堵塞的创造过程【节选】


孩童意识(Child Consciousness)

堵塞内部是Pathwork Lecture所谓的“孩童意识”。堵塞内部未进化的孩童意识,表现为通过非理性情绪反应来抗拒感受埋藏在深处的儿时痛苦。

作为成人,这种反应是因为无法区分当下实相和儿时伤痛。本质上,我们的情绪化是源于那不成熟的孩童意识。孩童意识的发育水平就像孩子,心智不成熟,眼中的世界非黑即白。孩童意识对世界的结论不是真相。在孩子眼中,世界和人们要么好要么坏。非此即彼。孩子还会把结论扩大,用于看待每一个人。比如,如果一个父亲吼叫或打了孩子,孩子会认为所有男人都是如此。他(她)会认为“所有男性都很残酷”。基于这一结论,他(她)发展出自己对待男性的行为模式。他们很可能对所有男性都有负面感受,比如愤怒和恐惧。长大成人以后,面对有残酷倾向的男性,他们的行为就会激发他们的残酷。

印象(image):大量这类结论,会扭曲创造过程,对生活和人体产生巨大影响。有关实相的结论,比如上面这些,聚集在一起形成了关于实相的画面或印象。这一印象冻结在过去。随着时间的进展,这些冻结的印象变成了无意识。但根植其中的情绪化/非理性反应却仍在运转,阻止我们深入堵塞内部,感受儿时那面对问题无能为力的痛苦。

我们的创伤:创伤由未进化的能量意识组成,它们被阻塞,远离了当下和生命创造的脉动,被困在创伤发生的时间框架当中。

本质上,那一部分的存在,停滞在创伤发生的年龄,那时他(她)还没有强大到足以面对发生的情况,只有阻塞能量流和系统反应。

创伤保持原地的另一个原因是它们被固定住了,因为创伤中的能量意识的感受和记忆分裂了(如前所述)。由于分裂,它们无法释放自己。疗愈的唯一方法就是将二者整合为一体。疗愈者(疗愈师)通常要把更多能量意识注入创伤。这将激活能量意识,把它带到个案(客户)的意识觉知当中,随着童年经历的解冻复活,体验被完成。

一旦疗愈者把创伤带到个案意识觉知当中,那时我们会体会到原始创伤当中真正的伤痛。只有沉入核心的真正痛苦当中,创伤才能疗愈。真正伤痛持续的时间,从几秒种到整个疗愈期间不等。伤痛会向个案显露很多事。在伤痛释放以后还会有几周时间,会不断有东西从内在显露。这些是关于你如何在印象(image)的约束下生活,包括你如何选择、逃避、自我限制、缺乏自爱、恐惧权威,以及其它不健康行为。与创伤发生时相比,现在有两个主要的不同。在疗愈期间,疗愈者与个案同在,而且是以一种有爱、包容、不惩罚的态度。其次,个案现在是作为一个成人来改变当下的情况,这个情况是他(她)基于印象和对创造能量的堵塞所制造的。这需要时间、理解和练习,但它会发生。

疗愈者注入创伤的能量意识,是最有助于疗愈创伤中印象的那些能量。它们是更高原则和存在的能量,比如无条件的爱、真理、智慧、信任和勇气,取决于创伤的类型。无条件的爱适用于任何创伤。

这种疗愈可以从创伤中释放出原始核心的创造能量,这能量自从我们儿时伤痛发生之日,就被束缚在能量堵塞中。这部分创造力被困住之时,就无法再移动或进行任何创造。这一点对于重新创造我们的生活至关重要。从堵塞产生时,我们就缺乏了那部分创造能量。我们有许许多多堵塞,都阻碍了创造能量。我们无法在创造中使用这部分能量。事实上,堵塞和其情绪化/非理性的防卫制造了生活的负面印象,从而创造出我们不想要的。我们来看看这是如何发生的。


图 3 4 堵塞的解剖结构


堵塞如何影响创造过程以及我们的生活

图3-5显示了当创造过程受到能量场堵塞时发生的情况。观察你的生活。哪些东西是你一直想要创造,也许多年为之努力的?

图 3 5 有堵塞的创造过程
当你说这些话时请注意,“为什么我总遇到这种事?”或者“哦不,又来了,事情又是这样,”或者“我就知道我会遇到这样的事!”这些就是线索,告诉你在创伤深处,在未进化的孩童意识当中,携带着关于世界如何运转的(不正确)信念。每当类似情况发生,你孩童意识中深处的信念就会加强。但世界并非你孩童意识认为的那样。而是因为你堵塞了创造能量,无法创造你渴望的生活。一旦穿透防卫,感受儿时最初的痛苦,释放掉堵塞,你就能重获原始创造力,不再被堵塞所限制,尽情使用创造的渴望。这需要重新教导孩童意识,让它成长,学会如何生活在真实的世界中。

HEF中的堵塞循环:一旦堵塞被某些能量激发,它会开始移动。这种能量可能来自于外部,或个案内部,它会唤起堵塞的情绪化反应。在日常生活中,创伤周围的堵塞通常足够强壮,可以维持住外在的防卫系统,如图3-4所示。然而,一旦有某些事扰乱我们,就会触发反应。这时,冲击堵塞的能量意识足够强,可以突破外部防卫。接着它到达下一层防卫,引起了情绪化的反应(ER)。情绪激发并分裂了个体的能量场,然后通过负面反应开始循环。这种负面反应成为习惯,变成了重复性的行为模式,从而导致生活中一连串的麻烦。这种重复的行为模式称为恶性循环(VC)。情绪化反应以及恶性循环的概念,最初是伊娃·皮拉克斯(Eva Pierrakos)通灵传导的Pathwork Lectures中描述的。伯特(Bert)和莫伊拉·肖(Moira Shaw)是50/50 Work的创始人,他们将这些概念澄清简化为伴随“不适感受”的原始创伤。而在我的工作中增加了一些东西,如HEF中能量如何变化从而导致堵塞停留在原地,情绪化反应时能量如何交换,怎样学习从能量上重新改变情绪化反应,疗愈情绪反应以及创伤背后的原因从而结束恶性循环。恶性循环的心理动态将在下一章中更详细地描述。这里我们看一下当情绪化反应被激发时,如何在能量场中循环。

图3-6(a)显示了个案在太阳丛部位的堵塞,非常灰暗并紧缩。图3-6(b)显示了堵塞开始沿着垂直能量流上移。随着能量沿垂直能量流上移,堵塞开始更多的循环。图3-6(c)显示了堵塞位于一个完整的棕色循环当中。此时,个体通常完全陷于堵塞中携带的二元观念的影响。身陷情绪以及非理性思维的恶性循环中一段时间以后(这些行为可能表现出来,也可能没有直接对另一人表现),堵塞静了下来,返回到原来的位置(图3-6(d))。不幸的是,每次触发循环,更多的负面/二元能量意识都会加入其中,它就变得更加压缩,更加习惯性。


图 3 6a 第三脉轮有堵塞的个案


图3-6b 堵塞沿VPC上移


图3-6c 堵塞在个案能量场中循环


图3-6d 堵塞返回原地,且负能量增加

清除能量场堵塞,释放创造力

现在我们看一下,当疗愈者清理了如图3-6(a)所示堵塞时,会发生什么。图3-7(a)显示了疗愈者开始向堵塞注入能量。首先,堵塞开始扩展。这可能令疗愈者困惑,看似堵塞是变大了。不过,几分钟后,就会发现堵塞只是扩展了一点,但它变得松动了。随着疗愈继续,能量继续注入,个案开始体验到儿时感受,而分裂的思维和情感的能量开始融合。图3-7(b)显示了堵塞开始释放,并沿着垂直能量流上移,疗愈者帮助个案整合刚疏通的能量意识进入HEF更高层面(图3-7(c))。作法就是在生命脉动的扩张阶段,小心地把能量注入能量场的高层。



图 3 7a 清理个案堵塞——疗愈者向堵塞注入能量

图 3-7b 清理个案堵塞——向堵塞注入更多能量,堵塞沿VPC上移

图 3-7c 清理个案堵塞——整合疏通的能量意识到HEF更高层面中


一旦疗愈完成,曾被困于过去(堵塞产生年纪)的堵塞能量可以重新整合到当前时间的完整HEF当中。它加入到个案当下的创造性脉动之中。被困于堵塞中时,孩童意识无法成长。现在它可以自由长大了。这需要几周时间。在此期间,个案的正面成人自我需要引导未进化的孩童意识,以便它成长到平衡的一元成熟状态。

要记住,所有堵塞都是二元性的;它们最初产生是在面对生活的痛苦时,将思维记忆与感受体验分裂开来。一旦发生这种分裂,就会制造一处堵塞,并且此处的能量比其余HEF要低。这就是为何堵塞不容易自己清除。需要小心地注入整体性能量,以便它有足够力量整合感受与记忆。进行这种治疗,需要疗愈者保持温柔有爱、不间断的专注以及临在。

疗愈者和个案释放了受困的创造力,而最原始的意图就进入了个案当下的创造过程。曾经受阻的创造渴望,现在可以得到展现。而且,我们内在积极的、通常只在孩子身上见到的特质也得到释放,并整合到当下的能量场中。个案将体验到惊奇、丰盛、愉悦、快乐、对生活的激情、简单的爱和信任、此地、当下,不再受阻于无谓的自我限制。同时,个案生活中的恐惧感大大减少。在14章,你将看到堵塞的能量被压缩成我称为“时间胶囊”的状态。

注意,图3-7(b)也显示了堵塞的一小部分在沿着垂直能量流上移时,完全被释放了。这是在HEF第4层瘀积成粘液状的能量被转化和清理了。它在沿VPC(垂直能量流)上移,因此被转化了。

除了让堵塞沿垂直能量流自然流动,还有其它方法移除粘液能量并转化它。在类似上述的疗愈中,疗愈者还可以用能量手把粘液堵塞舀出来,转化为更高频率,释放到光中。学过芭芭拉疗愈法的人,绝对不会只是把它舀出来,不经转化就丢在地板上。因为其他人可能经过并把它吸入能量场。也可把它舀出来,清理它,把它转化成地球能量,释放到地球深处,这也是可以的。(图2-2显示了经由芭芭拉疗愈法恢复之后的通畅的创造过程。)

释放创造能量,重塑你的生活

让我们看一看当堵塞释放时,它内部发生什么变化。图3-8是堵塞的另一个图示;这时,堵塞开始释放了。要记得我们的思维和感受的能量在堵塞内是分裂的。个案还可能会对感受痛苦有恐惧。正确作法就是臣服于感受的自然流动,在此个案中,就是个案的痛苦。注意,一旦足够多的支持和治愈性能量注入到堵塞中,堵塞内分裂的能量就开始融合,带着积极创造的意愿。于是整个堵塞得到释放,包括防卫、痛苦的感受以及核心的原始创造能量。


图 3 8 堵塞被释放的细节
无论个案目前的主诉是什么,这一过程都将释放原始的创造能量(或许已经堵塞好几世),释放的能量进入个案能量场,按照原始、最初的创造意愿来重塑生活。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说感受痛苦是必要的。疗愈者并非只是想让个案感受痛苦:是创伤的痛苦中包含着受困的原始创造能量,我们必须释放这些能量才能创造渴望的生活。这些能量正是个案生命中一直缺乏的。需要认出受困创造能量周围的印象(错误信念),以及这些印象如何限制了个案的生活,如此个案才能得到成长。(体验痛苦的)结果是值得的。

时间 : 2018-08-13 15:54:15

回顶部